岛屿上的圈套(35)完(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岛屿上的圈套&三十五流星&。

复仇告一段落后,某天,陈天龙一个人搭着飞机来到加拿大其中一个小镇,这时的他眼神依旧锐利,但脸上增添了不少皱纹,头髮也开始冒出些许的白髮,不时会对着天空发呆..,看的出来自己女儿-雨焉的死亡,对他成了不小的影响。

这天陈天龙来到加拿大一处教堂...,回味当时与自己的妻子-田曦在这裡办理婚礼的美妙片段,这个教堂所在的小镇,也是两人初次相遇的地方,甚至..雨焉也是在这裡出生的...,陈天龙在教堂附近走走晃晃,看着教堂上的砖瓦依旧跟先前一样,还有教堂旁的推车贩卖的冰淇淋..,卖着气球的小丑..,一切的景物都令自己熟悉不已..。

此刻教堂的钟声响起...,噹...噹...噹...噹,陈天龙不禁回忆起当自己跟妻子在这裡宣示要白头偕老..不论生老病死都要在一起的誓言...,陈天龙不禁有所感慨...,拿出胸前的小盒子...裡面放的是一枚戒指,是妻子...因为救雨焉方针上出现争吵时..,一气之下出走留下的定情戒指...。

陈天龙拿起戒指,对着头上的太阳,彷彿若有所思地想着...,要是...田曦在这裡不知该有多好...,今天是他们两人结婚纪念日...,平常都是她提醒着我今天要留时间陪陪她...,现在...我都已经把时间空出来了...妻子怎么唤都回不来...。

这时听到周围有个熟悉的笑声...,在远方的草坪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循着声音逐渐走进..看到..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宝贝女儿-陈雨焉,那个眼神、那个声音..,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的陈天龙,紧紧抱着眼前的陈雨焉放声大哭,女儿也在父亲的怀裡哭泣了起来。

此时的我(杨俊)以及陈天龙的夫人-田曦,就在一旁看着这感人的场景...。

-------------------------------------------【开始进入回忆模式....】就在陈天龙、朱隆两架直升机在天上持许久之际,我(杨俊)便悄悄带着淋满汽油的陈雨焉来到游艇的下方夹层,身上揹起了氧气筒...转开游艇底部的阀门,从游艇底部潜入海中,潜入海中,底下便有一艘潜艇正在接应我们,透过潜艇闸口进入、将水排出后,从潜艇驾驶舱走出来的人...正是陈天龙的夫人-田曦。

就在我来到岛上不久,在准备给雨焉逃出计画时,就接到陈夫人的电话,她也表明了自己也是想救出女儿。

至于为什么夫人知道我这个人,就要说在两个月前...,她不但入侵岛上的安全系统,同时她也骇入陈天龙位于山上的秘密基地,但拉不下面子说要一起合作,便监控着自己老公要如何救出雨焉,自己从中再谋划,看有甚么需要更加完善的地方。

夫人很早就规划好这个会合地点...,在朱隆追杀我们的时候,老早就在水底下做好接应,我俩不论是明的还是暗的逃生,我俩都可以带着氧气瓶潜入海中,免于被直升机的机枪追杀。

为了让我们可以平安诈死,便有了那齣陈雨焉淋汽油的场景,只要些许的火花便可让整艘船隻陷入火海,再加上陈雨焉透过潜水艇内的无线通讯设备,上演一齣跟朱隆告别的最后通讯戏码,让在场的人都相信我们都已经葬身在船中。

“已经是最后了...我就跟你说吧,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朱隆.....让我找到我的珍爱-杨俊,那个我这辈子最深爱的男人....”。(详细内容请见上回)除了炸死的情境表演外,游艇上还放着陈夫人为我们准备的...替身,这个替身是利用雨焉先前储存下来的干细胞製成..,虽然只是半成品仅複製出部分的器官..,但些器官的dna保证与本人一模一样,如此一来就算验尸,也会判断为本人的尸块。

我的部分则比较匆忙,只有从最后一周从角质中分裂的dna製作出些许的皮肤碎块...。

不过好在最后都有被找到,演变我俩最后完美诈死的结局。

----------------------------------------------------------------------------------------鑑于..陈夫人似乎想给陈天龙一点教训,说甚么在这件事情他太天真,想要跟对方和解...、巨额赎款,委曲求全地让女儿脱身...,因此才不准我们俩给陈天龙报平安,要让他好好在国内彻底给这群人来的绝地大反攻。

好让怒气攻心的陈天龙,无所不用其极地把那些让自己女儿陷入痛苦地狱的关係人(ˊ朱隆、芸宁、艾莉娜、秦贤..等),通通都给吃乾抹尽,让陈天龙报了他们这伙人羞辱自己女儿的仇。

至于雨焉...,由于在岛上受到非人道的凌虐,还有那残无人道的身体改造手术,身上除了多处身痕外,还有不少器官改造后的遗留症状,必须要住院静养观察,直到最近才被医院准许安排出院...。

但...这次出院也只是暂时的..,就算田曦夫人已经聘请高明的医生群为雨焉治疗,但无奈改造范围实在是太大,况且到后期芸宁、艾莉娜两人为了想看到雨焉更痛苦的模样,于是那些媚药、止痛剂、神经性药物,甚至..连那种会产生幻觉的地下药品...都给雨焉用上。

不但药类种类之多,剂量更是超出正常人所能负荷的范围,更何况雨焉身体被埋入了各种侦测型的发信器,从皮下、眼球、骨髓甚至到大脑都遍布着数不清的侦测器,虽然当时主要用针孔就可以注入到指定部位,但过了这么久要再取出..却发现这些都已经跟该部位组织密合,如果真的要开刀取出,恐怕得把全身上下的皮肤都给扒下慢慢去除...,更严重还会损及器官,影响器官的正常功能。

至于先前被永久绝育的手术...,透过断层扫描确认镀膜底下的伤痕..是均匀而深厚的烫烧痕迹...,医生看到这样惨无人道的手段,都不敢相信竟然有人会用这种方式做绝育手术,在医生追踪观察后..,还发现子宫内的伤痕有恶化的迹象。

不得已只能把这些镀膜从子宫刮下后再开始后续治疗..,至于治疗过程可是相当痛苦...,因为伤痕实在太深,只要镀膜剥取稍有不甚便会刺穿整个子宫..。

手术过程辛苦外,就连术后的复原也可是相当的痛苦...,起先几週只要稍微走动子宫内壁的伤口便会开始不断渗血,整个人几乎是痛到无法自拔。

雨焉在医院躺上半年左右才可以勉强下床走动...,确认可以暂时外出后,便带着雨焉还有我,来到这座跟陈天龙相识、相遇的场景..。

先说一下,自从我们来到加拿大后,田曦夫人便为我们安排我们在加拿大的生活,从住所、新身分..等等都帮我们安排的妥妥当当。

虽然我到了栗崁岛上已经将备份都给删除,并且透过植入病毒的方式瘫痪/删除了整个奴隶系统、芸宁架设专门拨放羞辱雨焉的特别网站。

但..还是有些漏网之鱼没网路上流窜,虽然只是些许片段,但这些片段仍清楚显示雨焉的脸孔、她最私密的地方全都拍录下来,甚至在影片中还指名道姓说这个人就是陈天龙的女儿-陈雨焉。

这也意味雨焉回过后便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再经过讨论后,我们俩就决定在加拿大这裡过剩隐姓埋名的生活,虽然人生会少了点趣味,但我也愿意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下跟着自己喜欢的人走完这一生.....【时间来到五年后....】在公园内,两个小孩跟着陈天龙在草坪上玩着风筝、追逐嬉戏打闹,这个霸道总裁难得露出这么灿烂的笑容,田曦夫人在一旁的座椅上看着一个老顽童跟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在草坪上玩的不亦乐乎。

我(杨俊)、雨焉则是在房间内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看着在户外玩乐的大家,雨焉躺在病床上...,虽然外表看起来挺有气色、肌肤还是那么娇嫩有弹性,还有那秀气标致的脸庞还是透漏着知性美的气场,但..她的审体..已经衰竭到快要撑不住了...。

窗外的两个小孩是我跟陈雨焉爱的结晶,先前经过医生的全力治疗,陈雨焉的子宫..等有关于性方面的器官大致都恢复正常,并且..女孩子久违的月事也开始到来,虽然每次子宫的绞痛都会刺激到那些就有伤口,让她痛到整个人趴在地上无法动弹,但雨焉还是坚强的忍了过去。

本以为陈雨焉离开岛上后,会因为面对不用在面对那些粗鲁、暴力的男人侵犯,对性爱方面的事情会开始冷澹下来,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陈雨焉在脱离月事的那几天..,整个性慾都会开始暴涨,一天跟我所要好几次性爱都是家常便饭...,似乎..对性爱有了一种成瘾。

不只在家裡(田曦夫人帮忙买的,而且也给了我们一笔不小的钱..可以在这裡安心度日...)要跟雨焉做,有时在户外一旦雨焉性致一起,便要找个隐密的场所..做起来,这样折腾都让我几乎快要精尽人亡了...。

就在某天..陈雨焉原本该来的月经没有到,到医院做检查时发现已经怀上了孩子!!当然对于我们而言是欣喜若狂,但医生医生这时警告,雨焉那个被..做过绝育并且子宫上有许说大大小小的伤痕,只要随着胎儿成长,撑开伤痕便会使子宫壁会变薄...,情况严重还有可能会使子宫整个破裂..,会有生命危险的可能性。

对于这些考量,我、陈天龙以及田曦夫人都力劝雨焉拿掉小孩,好好的活下来...,但...雨焉就像是吃了趁陀铁了心...,一方面是身为女人的尊严,自从被绝育以后,那些辱骂自己不能生的话语给自己埋下不少阴影,下意识认为自己是个不完整的女人..,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生儿育女。

一方面是对我(杨俊)的愧疚,自己的所有第一次,不论是初吻、初夜甚至于是自己的各地方的性交(肛交、口交..等等),都被岛上的混帐给夺去,自己..想要为自己心爱的人留下爱的结晶,也是让自己把第一胎..献给自己的人。

最后..大家都斗不过雨焉的倔脾气,这或许是她这辈子最硬的时候...,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不断持续关注雨焉怀孕中的状况...,希望不要发生最坏的情况...。

到了某一夜..雨焉提早早产...,并且..她的下体开始大量出血,紧急送到医院进行剖腹产后,总算成功保住母子的生命,而且生下来的还是双胞胎。

但生完孩子后,雨焉身体变得很不好...,由于子宫伤口大量崩血,时间越久..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到了两三年后..,雨焉的各器官开始出现衰竭的现象,送到医院也查不出任何原因,最后也仅能猜测..可能是岛上使用的非法药物、过量服用,或是身上的微小机器造成各器官的循环出现问题..导致的后遗症,虽然群医不断抢救..,但仍无法改善器官衰竭的现象。

到了孩子三岁以后,雨焉身子已经快撑不住..,几乎无法下床走动...,此时的外表虽然依然美丽动人、与正常人无异,但身体状况已经快要不行了...,已是风中的残烛,随时会熄灭也不意外..。

这天是雨焉请自己的爸妈..帮自己带小孩到户外玩耍...,自己要跟杨俊(我)做最后的告别...。

雨焉用着一丝力气跟我着:“杨俊...谢谢你..,最后这几年...是我人生当中最快乐的日子..,可以跟自己最爱的人..还有自己可爱的孩子...度过这些日子...,是我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光...最后...我问你..我这些日子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我(杨俊)尽量忍ˋ住泪水跟雨焉回道:“没有...,我最喜欢的人就是妳,我最喜欢的就是有妳在我身边的日子,这些年也是我人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真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抓紧雨焉的手,彷彿希望她不要就此离开。

雨焉用最后一口气说:“我爱你...谢谢你..,最后能遇到你..真是幸福...孩子们就拜託你了...”。

话讲完...雨焉眼神放空..,双手失去力气...,一旁边的生命监测器发出“逼--------”。

的声音,雨焉美丽而坚强的生命..就此殒落...,坚强的我...,也不禁烙下两行热泪,滴答滴答落在雨焉那..逐渐失去温度的手上...。

这时在草原上跟陈天龙玩耍的孩子,跟陈天龙说道:“爷爷爷爷!!有流星有流星!!我要许愿..希望妈妈可以赶快身体可以快点好起来,跟我们一起玩~”。

一旁的陈天龙、田曦夫人听了都鼻酸,面对这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两位老人家还是,蹲下来抱着两个孩子说到:“会的..妈妈永远都会陪在我们的身边....一定会...。]【岛屿上的圈套-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