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报仇和仇敌之妹章娜(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大伯母和二伯母尝过小天的滋味以后,俩人望着自己体态丰满,身材修长,双峰高挺细腰肥臀,面如满月,凝脂雪肤,丽姿天生,风姿绰约,娇艳如花,虽已年过四十,望之若三十许之少妇。

丈夫厌倦自己,四十余岁之女性,只要她身心健康、生理正常,那能不需要性的慰藉,每于午夜梦回,帷空衾寒,空度月夜良宵,又那能无动于衷呢?那日小天开发,芳心已动。自此以后,每每想着小天,只觉他身高体壮,虎背雄腰,眉似剑刃,目如星辰,鼻若悬胆,唇红齿白,面貌英俊,神彩飞扬,风度翩翩,真乃一俊俏美少年,使其芳心激起一阵阵思春的涟漪。

大伯母和二伯母同至卧室,两人皆为中年妇人而且同病相怜,细谈倾诉心声。两人都是空虚寂寞十多年,长夜孤枕独眠,但小天前几天来重享欢乐后,深知二伯母现时正陷入矛盾中,又想得到小天的欢爱,又想着社会的伦理道德,于是对大伯母说道:“凤妹,我很同情你的苦处,我是过来人,当然了解得最清楚,尤其是我们中年的女人,长久得不到慰藉,真是令人痛苦不堪。”顿了一顿,接着又道:“但是上天又赐给了我们小天,他真是老天赐给我们的宝贝,以前我们根本不能想象……”

大伯母和二伯母细细诉说着和小天的经过和体会,秦畹凤越听越兴奋,听的内的流得床单上一大片:“燕姐,那你流了几次?”

“我流了四次,已经受不了呢,小天他那粗长的大宝贝,越插越猛,每次道:“二伯母,我先侍候二伯母去,现在你先忍耐一下,等下小天再好好补偿你。”

“好,乖乖侍候燕如,二伯母不急,去吧。”秦畹凤娇笑着道。

小天于是把大伯母放躺在床上,自己先把衣裤脱光,再将大伯母的睡袍及亵裤脱掉,眼前的美人儿,真是耀眼生辉。赛似霜雪细嫩的肌肤、高挺肥大的、褐红色的大奶头、艳红色的乳晕、平坦微带细条皱纹的小腹、深陷的肚脐眼、大馒头似的。

尤其那一大片阴毛,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小天用双手拨开修长的粉腿,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风光,大呈艳红色,小呈鲜红色,大两边长满短短的阴毛,一粒阴核像花生米一样大,呈粉红色比大伯母的还要漂亮,粉臀是又肥又大,看得小天欲焰高张,一条暴涨得有七寸多长。

大伯母的一双媚眼,也死盯着小天的大宝贝看个不停,好长、好粗的大宝贝,看得她芳心噗噗的跳个不停,里的不由自主的又流出来。这边小天也想不到,艾大大伯母脱光衣服的,是那么样的美艳,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但徐大伯母半老,风韵犹存,身材保养得如此婀娜多姿,自己真是艳福不浅。

小天蹲在床边,再低下头去,用嘴唇含住那粒粉红色的大阴核,又舐,又咬,两双手伸上抓住两颗房又摸、又揉,感觉两个大奶,比亲大伯母白玉燕的还肥大,软绵绵的、滑溜溜的,还带有弹性,好受极了。小天是越摸越有趣,欲火不断的上升。

大伯母的一双大奶头,被摸揉得硬如石头,被舐得肥臀左摇右摆,麻痒欲死,直流,口里淫声浪调娇喘叫道:“小天……大伯母实在……受……受不了……了啦……别再舐……了……大伯母要……要……你的……大……大宝贝……插……大伯母……的……小……穴……”

小天一看大伯母的神情,知道是时候了。于是站了起来,也不上床,顺手拿了个大枕头,垫在大伯母的屁股下面,将两条粉腿分开抬高,立在床口用老汉推车的姿式,用手拿着宝贝将抵着阴核,一上一下的研磨。

大伯母被磨得粉脸羞红、气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丝、浑身奇痒,娇声浪道:“宝贝……小天……大伯母的痒死了……全身好难受……别再磨了……别再挑逗我了……大伯母实在任不住了……快……插……进……来……吧……”小天被大伯母的娇媚所激,血脉奔腾的宝贝暴涨,用力往前一挺,滋的一声,大应声而入。

“啊……小天……痛……你的怎么又变大了……”小天感觉大被一层厚厚的嫩肉紧挟着,内热如火,想不到年过四十的大伯母,依然是那样的紧小,真是艳福不浅,能操到这样美丽娇艳的尤物。

小天于是暂停不动:“大伯母……很痛吗?”

“嗯,小天,刚刚你那一下是有点痛,现在不动就没有那么痛了,等一会要轻一点来,大伯母的以前从未受过大宝贝操过,你要爱惜大伯母,知道吗?乖儿。”

“大伯母,我会爱惜你的,待会玩的时候,你叫我快,我就快,叫我慢,我就慢,叫我重,我就重,叫我轻,我就轻,小天都听你的,好吧。”说罢伏下头去深深吻着大伯母的樱唇。

“这才是大伯母的好侄子……宝贝开始吧……”

“好。”小天于是双手将其粉腿推向间,使大伯母的更形突出,再一用力,又入三寸。

“啊……好涨……小天……大伯母……好痒……好舒服……”大伯母娇哼不停。

“大伯母……我还有一寸多没进去哩……等会……全进去了……你才更舒服……更痛快呢……”

大伯母听说还有一寸多未进去,心里更高兴极了,于是挺起肥臀,口中叫道:“小天……快……用力整根插进来……快……”小天于是一插到底。

“啊……真美死了……”大抵住花心,大伯母全身一阵颤抖,紧缩,一股热呼呼直冲而出。

“小天……快……用力……干……”小天此时感到舒畅极了,大起大落的,次次着肉,二百多下时,突然又有一股热流冲向而来:“哎呀……小天……我真舒服……我头一次尝到这……这样……的……好滋味……乖儿……放下大伯母……大伯母……的腿……压到我的身上来……大伯母……要抱你……亲你……快……”于是小天放下双腿,再将大伯母一抱,推进床中央,一跃而压上大伯母的娇躯,大伯母也双手紧紧抱住他,双脚紧缠着小天的雄腰,扭着细腰肥臀。

“小天……动……吧……大伯母……大伯母的好痒……快……用力插……”小天被大伯母搂抱得紧紧的,胸膛压着肥大丰满的,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宝贝插在紧紧的里,猛抽狠插、越插越急,时而碰著花心。

“哦……我痛快死了……你的大宝贝又碰到……大伯母……的子宫里……了……”

“小天……你的大宝贝……插得大伯母……要上天了……再快……快……我要泄……泄……”大伯母被小天的大宝贝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里直往外冒,花心乱颤,口里还在频频呼叫:“小天……大伯母被你插上天了……可爱的宝贝……大伯母痛快得要疯了……我乐死了……”

大伯母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渺渺,双手双脚搂抱更紧,肥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小天的。她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着、挺着、使和宝贝更密合,刺激的小天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大伯母,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像雨点似,打击在大伯母的花心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好听极了。

含着大宝贝的,随着的向外一翻一缩,一阵阵地泛滥着向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小天卯足气力的一阵猛烈,已使得大伯母舒服得魂飞魄散,不住的打著哆嗦,娇喘吁吁。

“小天……大伯母……不行了……我……好美……我泄了……”大伯母说完后,猛地把双手双腿挟的更紧,挺高、再挺高:“啊……小天……你要了我的命了……”一阵抽搐一泄如注,双手双腿一松,垂落在床上,全身都瘫痪了。

小天一看,大伯母的模样,媚眼紧闭,娇喘吁吁,粉脸嫣红,香汗淋漓,肥满随着呼吸,一抖一抖,自己的大宝贝还插在大伯母的里,又暖又紧的感觉真舒服。大伯母经过一阵休息后,睁开一双媚眼,满含春情的看着小天道:“小天,你怎么这样厉害,大伯母差点死在你的手里。”

“说真的,大伯母,你刚才好骚荡,尤其你那甜美的小肥穴,紧紧的包着我的大宝贝,美死我了。”

听得大伯母娇脸羞红:“小天,你刚才的表现真使我吃不消,大伯母连泄了三次,你还没有射精,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大伯母跟你玩是否吃得消?”

“她也吃不消,有时弄到一半,她都不要我再弄,害得我的大宝贝硬到天亮,真难受死了。”

“哦,你真是天生的战将,被你操过的女人,会终身不忘的。”

“大伯母,我觉得好奇怪?”

“你觉得奇怪什么?”

“我觉得二伯母和你,长得如此丰满成熟,已经都生过小孩的人,为什么还怕我这后生小伙子呢?”

“小天,男怕短小,女怕宽松,这意思是说:男人的宝贝短小、女人宽松,插到里面,四面碰不着阴壁,达不到花心,男女双方都达不到,不管夫妻多年,早晚都是会分手的。若男人的宝贝粗、长,再加上时间持久,妻子就算是跟着他讨饭,也会死心塌地的跟定他一辈子。你大伯母的可能生得和我差不多,我的肉壁丰厚、紧小、子宫口较深,你刚才已试过了,每次,磨得我的阴壁嫩肉又酸又麻,大每次都顶到我的花心,使我痛快得直流,我当然吃不消了。”

小天听得欲念又起,于是又吻唇,又摸奶。大宝贝涨满,大伯母被摸吻得骚痒难挡,欲火高炽,气急心跳,不知不觉间,扭摆细腰,挺耸肥臀相迎。小天被大伯母扭得宝贝暴涨,不动不快,于是猛抽狠插,大伯母的两片随着大宝贝的,一张一合,之声滋、滋不停。

大伯母虽是中年妇人,但已十多年未曾交欢,又遇到小天年轻力壮,宝贝粗长,又是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勇夫,加上少年刚阳之气,大宝贝像似烧红的铁棒一样,插满小肥穴,因此大伯母就处于挨打的局面,满头秀发凌乱地洒满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左摇右摆,双手紧抱小天背部,肥臀上挺,双腿乱蹬,口中嗲声嗲气叫着:“啊……小天……我不行了……你的大宝贝……真厉害……大伯母的……会……被你插破了……求……求你……我实在受不了……我又……又泄……泄了……”

大伯母被小天操得四肢百骸舒服透顶,花心咬着大一吸一吮,白皙的一双粉腿乱踢乱蹬,一大股像撒尿一样,流了一床,美得双眼翻白。小天也感到大伯母的小肥穴,像张小嘴似的,含着他的大宝贝,舐着、吮著、吸着,说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大伯母……哦……你的……吸……吮……得我的宝贝……真是……真是美透了……”更用双手抬高大伯母的肥臀,拼命的、扭动、旋转。

“小天……大伯母……不行了……求你……快射你那宝贵的浓精……滋……滋……润……大伯母……的……吧……再插不得了……小天……我的命……死了……哎呦……”其实她也不知道叫喊什么,只觉得舒服和快感,冲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身都崩溃了,她抽搐着、痉挛着,然后张开小口,一口咬在小天的肩头上,小天经大伯母一咬,一阵疼痛渗上心头。

“啊……大伯母……我要射了……”说完背脊一麻,屁股连连数挺,一股火热阳精,飞射而出,小天感到这一刹那之间,全身似乎爆炸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大伯母被滚热阳精一烫,全身一阵颤抖,大叫一声:“美死我了。”气若游丝,魂魄飘渺。两人都达到欲的,身心舒畅,紧紧搂抱在一起闭目沉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大伯母先醒了过来,睁开媚眼一看,发觉自己和小天一丝不挂,双双拥抱在床上,小天还睡得正甜,一股羞耻和一股莫明的甜蜜,涌上心田。刚才两次缠绵缱眷的肉搏战,是那样的舒服,又是那么令人流恋难忘,若非碰着小天,她这一生岂能尝到如此畅美和满足的鱼水之欢。

再看一看小天那英俊的面貌,壮硕的身体,还有那胯下的大宝贝,想想刚才是如何能容纳得下的。再想想小天才近二十,又是自己的女婿,竟然跟他发生了鱼水之欢,想着想著,粉脸煞红,可是自己也真是爱透了他。看他生有一条骇人心弦的大宝贝,又能如此坚强而持久,她活到四十多岁,今夜第一次才享受到如此痛快、满足的鱼水之欢。

大伯母不由长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不管它那么多了,以后的事情发展如何,实难预料,眼前痛快、满足要紧。”自思自叹一阵后,情不自禁,一手抚摸小天英俊的面颊,一手握着小天的大宝贝又揉、又套,小天被揉弄醒来,大宝贝也生气发怒了,涨得青筋暴现。

“啊,小天,你的宝贝又翘又硬,如天降神兵,真像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大伯母,告诉我刚才你舒服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