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少妇(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公关少妇

李岩下班回到家,刚进屋就知道张敏回来了。在门口换鞋的地方一双白色高跟的凉鞋在那里站着,李岩看着性感的凉鞋,心里又浮现出那天发现的张敏那些性感的内衣丝袜,心里酸溜溜的,脸色沉沉的进了屋,却意外地发现张敏并没有在家。看到张敏带回来的一堆堆的衣服包装袋,李岩本想发泄出来的怒火没有发落的地方,心里更是闷得慌。张敏这次出门可以说非常顺利,胡云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给她三万块钱,而且把公司的账痛快的结了,张敏也拿到了自己的钱,而且回来之前给张敏又买了不少衣服,张敏心里很痛快。下午刚到家,本想好好休息一下,就接到了赵老四的电话,让她到他的公司去,张敏赶紧收拾一下去了赵老四的公司。

赵老四的公司设在开发区一个写字楼里,公司没有人在上班,张敏来到赵老四的办公室,也不是很豪华。

看张敏四处打量的眼神,赵老四对张敏说:“哦,这里不是咱们公司的办公室,临时在这里设的,咱们公司总部在市里,你得到那边上班。”

张敏换了一套银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蕾丝花边的衬衫,肉色透明的丝袜和一双银色的高跟鞋,丰满的ru房在紧贴身体的衣服中鼓鼓的挺立,瘦瘦的窄裙裹着丰满的屁股和修长的大腿,感觉仿佛要撑开一样,瘦流的银色高跟鞋尖尖的鞋尖上缀着黄色的碎花。

张敏回头看了一眼离赵老四的办公桌很远的沙发,赵老四明白张敏的意思,“哈哈”笑了笑,把椅子向后面靠了靠,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以后在这屋,这就是你的沙发,来,让我好好看看我们张部长。”

张敏把白色的皮包放在赵老四的办公桌上,玫瑰红色的披肩卷发甩了一下,妩媚的大眼睛瞄了赵老四一眼,走到赵老四的办公椅旁,把裙子往上面卷了卷,一抬腿竟然骑在了赵老四的腿上,面对面的跨骑在赵老四的腿上。

“四哥,我一般都是这么坐沙发。”说话的时候两人的嘴唇几乎都能碰到一起,一股淡淡的女人香气让赵老四心跳加速,何况薄薄的裤子下的大腿几乎能感觉到张敏下身热乎乎的柔软。

赵老四也不是省油的灯,手从张敏的裙子下伸进去,隔着丝袜摸着张敏丰满的屁股,嘴唇靠过去要亲张敏红润的嘴唇。张敏一边向后躲了一下,一边一下就靠上去快速亲了赵老四的嘴唇一下。赵老四被这个风骚的女人弄得心痒痒的,按捺不住,一把搂过张敏的身子,嘴唇胡乱地亲了上去。

张敏一边躲闪,一边迎合,一边扭动着骑在赵老四腿上的身子,胡闹了一会儿,赵老四几乎想在这就把张敏办了,张敏的衬衫都被赵老四从裙子的裤腰里拉了出来,张敏才把住赵老四揉弄自己ru房的手,喘息着说:“四哥,先别闹,找我来是不是有事啊?”

“啊,对啊。”赵老四毕竟不是一般的流氓混子,手从张敏的身体里抽了出来:“你看看这个合同,行不行?”

张敏接过赵老四递过来的合同,一边听着赵老四的解释:“你这个部门不在公司的正规编制里面,所以在公司里面隶属于市场开发部,你职位定副部长,给你单独的办公室,你不归开发部长管,你属于我直接领导,现在你部门有四个科员归你直接领导,如果你有需要或者有更好的人员你可以自己招用,条件你自己谈。”

“那四个人在哪里?”张敏抬头问。

“有两个陪人出去旅游了,一个休假呢,一个昨天加班今天休息。”赵老四看着张敏疑惑的眼神,接着说:“这四个都是美女大学生,主要的工作就是为了公司的需要做需要做的事情。两个陪领导出去旅游了;一个前段时间不小心怀孕了,流产休息几天;一个昨天陪南方来的客人玩了一宿今天没来,你明白了?”

“我的工作主要也是这个了?”张敏心里想这和妓女有什么区别啊?

“呵呵,我们张部长怎么会这样想,要不我就再招两个美女得了。现在的领导越来越难伺候,找女人到处都是,根本不稀罕,想让他们高兴上钩,没有点吸引力是不行的。”

“年轻的女大学生都不行,我能有什么吸引力?”张敏真有点不明白。

“她们年轻有年轻的好处,但是好处就在一次,而且她们心里没有你这个放开的诱惑力,她们都是拿出一种想干就干的拼命精神,男人想cāo她就脱衣服,干的时候也是一种很生涩的感觉,头一次有点新鲜,再来就没意思了。”

赵老四手摸着张敏两条滑溜溜的大腿:“没有你这种从里向外的那种风情,在床上有不断的新鲜感和诱惑力,所以我要你教教她们,而且要让我们公司的公关能力达到无往而不利。”

“那我有什么好处?”张敏从上海回来后,对自己勾引男人的能力有了更加的自信,也学会了利用自己的能力来讨价还价。

“按照合同的规定,每月一万元,如果完成一个批文或者一个合同,按照合同或者批文总价值的千分之三给你们提取回扣,其中你独占千分之二,其余你给她们谁参与的分。为了公司工作方便,怎么样?”赵老四干脆的说。

张敏心里想了想,如果顺利的话,一两年自己就可以积累够资金干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好,那就这样,我签。”

张敏从赵老四的腿上下来,两人签了合同,赵老四从办公桌里拿出公章郑重其事地盖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公司的正式员工,按照我们的合同,你必须随时满足公司工作的要求,自己家的事情自己安排明白,因为工作原因造成的怀孕、性病必须自己负责,在不涉及身体伤害的情况下不得拒绝客户的要求。”

“呵呵,说的这么正经,不知道赵总有什么要求?”张敏双手抱着赵老四的脖子,把手伸直,背靠在办公桌的沿上看着赵老四。

“我可是比较变态的,你不怕?”赵老四看着张敏的眼睛。

“四哥不会是喜欢什么sm什么的吧?”张敏心里真的有点怕了。

“呵呵,怕了吧?”赵老四戏谑的看着张敏的眼睛:“告诉你也没关系,我就是喜欢在人多的地方有人能看到的地方搞,感觉特别刺激。”

张敏想到上次在西餐厅里面给赵老四口交,原来赵老四就喜欢那样玩啊?这世界真是什么男人都有,还有小王那样的喜欢丝袜和套装的,还有喜欢让人看着的。

看张敏没出声,赵老四问:“怎么样?张部长怕了?”

“呵呵,你说我怕不怕?”张敏挑衅的看着赵老四。

“那好,今天就先陪我玩玩,这月工资就给你开了。”赵老四说着拍了拍张敏的屁股让张敏下来。张敏从赵老四的腿上下来,不知道赵老四要干什么,也没有整理卷在屁股上的窄裙,透明的肉色裤袜下一条白色的丁字裤清晰可见,鼓鼓的yin部,黑乎乎的yin毛,有的在内裤和丝袜下鼓起,有的在内裤的两侧在裤袜下乱纷纷的伸出来。

赵老四走到张敏面前,手在张敏的下身抹了一把,弄得张敏娇嗔一声儿。

“走,跟我出去先认识一下人。”

赵老四带着张敏见了一下公司其他部门的领导,带她看了自己的办公室,把办公室的钥匙给了张敏,同时交待办公室人员随时给张部长派车使用,才带着张敏又回到位于省城开发区的镇上。此时的镇上已经是华灯初上。

赵老四开车带着张敏来到富豪大酒店一个包房里面,圆桌四周已经围了四个人,看赵老四进来几个人都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一边用疑惑和艳羡的眼神看着跟着进来的张敏。

赵老四给张敏介绍了桌上的几个人,其中有开发区的一个副主任张主任,而请客的主人是从省城过来的一个民营企业老板赵连起,一个是他的司机,最后一个年轻的穿着一套深蓝色西服的是他手下的市场部经理陈德志,也就是白洁的情人老七。

当赵老四介绍张敏是他公司的公关部经理的时候,几个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地打量着张敏全身上下。

张敏一身银灰色的套裙,里面一件雪白的衬衫,衬衫翻开领子在套装的领子外面,露出了xiong口一块白嫩的皮肤;深深的ru沟在衬衫和套装的领口内向下延伸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垂在深深的ru沟中间,丰满的ru房在走动和坐下的时候微微颤动显示着真材实料;圆翘的屁股被窄窄的一步裙紧紧地裹着,刚到屁股下方一点的裙边被丰满的屁股顶得仿佛能让人看到裙子里面的风光;浑圆白嫩的大腿裹着薄薄透明的肉色丝袜,一双银色的高跟鞋前面露出两个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细细的金属高跟踩在酒店包房的地板上随着身体优雅地扭动。

张敏大方的和四个人打了招呼,又主动地伸出手和包括司机在内的四个人都握了握手,感觉着四个人和她握手的时候不同的力度、不同的感受。

张主任在握的时候微微用了点力,但却不敢表现出来纠缠,很快就放开了;赵老板却是明显的粘粘糊糊不舍得放开张敏柔软的小手;司机很紧张的碰了她手一下就匆匆放开了;而年轻的陈经理则是很有分寸的握了握张敏的手,但是张敏看到他的眼神在接触了自己一下后迅速地躲开,流露出一点点不易察觉的慌乱。张敏在心里得意的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的魅力对这个年轻帅气的经理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今天的酒席是赵老板请本家赵老四出面帮他约的张主任谈一下厂房批文的事情,事情在赵老四出面后谈的很顺利,剩下的事情就是喝酒聊天了。几个人谈天说地随便的侃着,而赵老四的手则放到了张敏的腿上抚摸着。

张敏虽然够大方,但是在这么几个人面前,还是小心的掩饰着不让其他人发现,但是就坐在他旁边不远的老七眼神还是瞟到了正在张敏的腿上摸索着的赵老四的大手,很快的大家的话题肆无忌惮的谈到了女人身上。

赵老四的手伸到了张敏的大腿内侧摩挲着张敏内侧柔嫩敏感的皮肤,一边说着正谈到的女人话题:“其实女人的性欲更强,是不是?张部长。”一边色眯眯的看着张敏的眼睛:“张部长一天不做爱是不是都睡不着啊?”

张敏脸微微有些发热,虽然自己生活很放纵,但是还是第一次在这些人面前谈这个事情,但是又不能不回应。娇嗔的白了赵老四一眼:“什么是做爱啊?赵总,人家不知道啊。”甜甜腻腻的声音让桌上的几个人浑身都像过电一样。

“就是昨晚你跟四哥在一起干的那个。”赵老板借着酒劲肆无忌惮地挑逗着张敏。

张敏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把筷子拿起来作势要向赵老板扔过去,一时间眉角含春,媚光四射。

“好好好,我说的不对,我给张部长赔礼。”赵老板一边说着,一边端起酒杯:“我敬张部长一杯。”

“那你喝两杯,我喝一杯。”张敏端起酒杯,斜眼看着赵老板

“好好,那我先干为敬。”说着两人干了杯中的酒。

赵老四也不想老是挑逗张敏让她难堪,只是愿意看张敏这个很yin荡的少妇害羞的样子,才最让他心动。

老七从看到赵老四的手在张敏圆滚滚的裹着透明丝袜的大腿上摸索开始,心里就开始有点跳的加快,刚刚才和白洁有了亲密接触的他此时对女人更是有一种热切的期待,此时看着张敏风骚的举止,比白洁更有一种不同的诱惑力,而且仿佛一种看着好像随时都可以被你吃到嘴里,却又仿佛不是那么容易,对男人更有一种促使你犯罪的诱惑力。

正想着白洁和张敏的差别,张敏端起酒杯,知道要是不想大家都挑逗她,就得转移一下目标,对着老七说:“陈经理年轻有为,长的又这么帅,怎么不说话呢?”

柔软妩媚的话语让老七心里一阵晃动。端着酒杯看着张敏绯红的脸庞:“看见张部长这么漂亮,我话都不会说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