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色诱终章三(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满哥一边色迷迷盯着田甜,右手冷不防的往她坚挺的上抓了一把

田甜没有提防他来这一手,连忙躲开,身子往后面一转说“色鬼,你再不吃早餐他就不理你了!”

满哥却猛然拿过她手里的牛奶一饮而尽,他伸出舌头将洒落在嘴唇旁边的牛奶都舔干净以后说“真好吃,真的还想吃”

田甜把牛奶杯翻过来说“可是没有了啊?要不我再去热点?”

“你这不是有现成的吗?”他低下头猛的含住了她胸前的这颗小葡萄

田甜一声娇喘,就滑倒在他的怀抱里

温馨的房间,浪漫的床头,唱机上正播放着,遮掩得密不透风的窗帘下的桌子上摆着一束鲜红的玫瑰,淡淡的花香表示着这里弥漫着爱情田甜紧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她匀称的呼吸显示出了她无比的幸杠安详,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许这已经足够,她很小心的拨弄着他的头发,他只感觉到一种痒痒的舒服

“你总算回来了,我等了你几年!”田甜小声的喃喃着

他其实也一直在反复思索着这个问题,这个他似曾相识的地方似曾相识的女人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这种感觉似乎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可是他怎么记不起来呢?

“几年?几年!这是哪里啊?”他懵懂的问着她

“这是你的家啊!笨蛋!”田甜将头使劲的往他肩膀上靠着,原始的女人香味让他觉得鼻子一阵阵的新鲜

“家,家家?家!”他也喃喃着,这个似乎在他脑海里还残留着记忆的地方,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它的具体呢?

田甜起身把床头的等给熄灭了,也许真的爱情需要黑暗

这里是爱情吗?这里有爱情吗?

这里是他日思夜想的地方吗?

满哥突然想起了陈佳、肖芳、还有田浪,但是他的脑海里始终也找不到这个人的踪影

“你叫什么?”满哥没头没脑地问

“你到底怎么了?亲爱的我是田甜啊!”关了灯以后她把浴巾去掉了,在没有光线的地方,女人没有害羞

田甜使劲的靠了过来,挺拔的部位使劲的磨蹭着他

“你认识我吗?”

“你发神经啊!”田甜生气了,她把头望后一偏,身子往后面一转,他的身体突然失去了温暖的来源

女人总是喜欢耍点小脾气,女人耍脾气是希望男人老哄她,女人喜欢被哄的感觉

他没有哄她,他的思维停留在思考和回忆上

他的记忆里没有田甜

这里只是个舞厅,田甜只是个舞女

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田甜一个翻身到了他的身上,她的身体温暖而潮湿

女人就是影子,你去追她她永远在你的前面耀武扬威,一旦你转身她就跟你过来了

田甜伏在他的身上嘤嘤的哭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

女人习惯了使用这句话

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说明她是最需要的时候,生理上的需要

可是他没有需要

田甜开始抚摩他的头部,亲吻他的耳垂,耳垂是最能够唤起男人的地方

可是他还是没有

男人的就是感觉

他没有感觉

田甜不管,田甜的手在他的身上不安分的游走

被子掉到了地上,很多时候,被子是床的一个累赘品

满哥的猛然挺立,像一支凶恶武器一样傲然昂扬在田甜的湿润的嘴唇前

见他有了反映,田甜的手更加的放肆,此时的田甜已经完全为了一只失去理性的雌兽,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太好了,太好了,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她的手更加野蛮的在他身上游走,她的嘴唇更加粗暴的舔着他的身子

满哥的原始兽性被她激起,他的心里和身体里都充满了火,燃烧不尽的火他猛的翻过身来

他一把咬住了她的樱桃小嘴,两嘴相接,如胶似漆般的相互紧紧的吸引住了,田甜的嘴唇异常的柔软而丰厚,美不欲言,她把她的舌头伸了出来,他轻轻的吸吮着她的舌尖,他们两人都进入了飘飘欲仙的境界接着他伸出舌头,从她的脸庞,耳垂、粉颈,浮游直下,直至停留在她高耸的双乳上面他灵蛇般的舌尖在她峰顶的小花蕊上打着转转,直弄的那两颗粉红的葡萄凸突的竖立起来,他用力的吸啜着,毫不留情的把她肥美鲜嫩的大半个江山的土地吞进了嘴里,细细的品尝着

田甜在他的下面柳眉倒竖,大喘连连,娇情似火,火难灭!

他使劲的着她挺秀的山峰,女人的山峰真不错,那么柔软又富有弹性

他把田甜抱了起来,让他坐在他的大腿上丰满和充满弹性的臀部毫无保留地接触着他的大腿,他最原始的的男性反应不由得更加激烈,田甜的身体也似有感觉的变得滚烫起来

他的嘴贴着她的秀发,的芬香随着呼吸涌进他的心灵深处,他的嘴唇凑到她的耳边,刚想和他说说话,她的头忽然的往后一仰,他的嘴唇很自然的碰上了她嫩滑的耳垂,接着印在她俊俏的脸上

田甜“恩”的一声,身体变的柔若棉絮,融入到了他的怀抱里面

他左手揉捏着她秀美的小山峰,他能够感觉到她山峰上的两个小土包在慢慢的变硬,慢慢的长大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摩在她裸露的大腿上,顺滑的肌肤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的嘴唇在她的身上游荡,不断的亲吻是田甜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麻痒,不由得发出“嘤-嘤”的声音

这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鼓励,满哥顺着她顺滑的肌肤,正欲往她神秘的三角地带进军而去,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进了自己的耳朵,满哥的脑袋里有顺风耳的软件,任何的声响都逃不过他的耳朵,而且这种声音突然在自己的深厚嘎然而止。

满哥慌忙中回过头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田浪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床头。

田浪轻声地咳嗽着,尽管很轻,但是很愤怒,足以中断了满哥和田甜刚开始的美好故事人们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全身都是紧张的,一点风吹草动足以让当事人丢盔弃甲一泄千里前功尽弃全军覆没,甚至到影响以后在这方面的生活所以说存心打断这种好事的人大都都没有安什么好心,如果你遇到有人打断你这种好事你可以爬起来扇他两个耳光绝对没有说你的不是

可是满哥不能!

他只能赶紧爬起来,拉着田浪的手,使劲的解释“我们什么也没有干!真的没干!”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