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进房前,她取出袖内的药粉掺进酒中,轻摇了几下,这才沉稳地端起托盘,推门而入。

”你到哪儿去了,依依”房内的凤千袭朝她伸出手。

”准备这个。”她将酒菜布上。

”做什么”

”今个夜色美,一时兴起,与你把酒谈心。”

夜色美他看向窗外的乌云满天,连颗星星都见不着,这样的夜色会美

”我说依依”

”你好久都没喂我酒喝了呢”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还夜色美呢

凤千袭恍然大悟地轻笑。”好啊”

将她搂至腿上,斟了杯水酒

”不,我先来。”她按住他的手,一口饮下杯中酒液,而后,以着绝媚惑人的风情,迎上他的唇。

他轻吟了声,贪渴地掬饮她口中甜美的琼浆玉液,犹不的唇舌仍深深、纠缠。

”唔”她突兀地推开他,再一次重复同样的动作,连灌了他三杯酒。

酒液入喉,他腹胸一阵暖热。

喘息着结束了这一记几乎夺去呼吸的热烈缠吻,他半带调笑地道:”你今晚是存心想灌醉我吗”

”如果我说是呢”她漾开美得令人屏息的绝美笑靥,温软红唇无尽依恋地吻着他,由眉、眼、鼻、唇、脸庞、耳际,痴痴眷恋着

他了声。”那我会说,你灌醉我,有何不良企图”

”若是非礼你呢”

他愉快地沉沉地低笑。”那我会再说,不必灌醉,我就很欢迎你的非礼了。”

”若是逃离你呢”

”那我则会说,别说醉了,就是死了,都不让你住”

”好霸道呵”似欲将人生中最后的美丽全献给他,她的笑容特别甜、特别绝艳醉人,软若无骨的小手探入他胸膛。

凤千袭无力地。她今晚是专程来他的吗

”依依,我要你”他拥紧了她,扯开衣襟,隔着兜衣便狂渴地吮弄白玉。

”不。”她推开他。”你还没喂我酒呢,换你了。”

她是想逼疯他吗

”是”他半是无奈,哭笑不得地接过她递来的酒杯,一口饮下,贴上她诱人的小嘴。

带着异于往常的热情,她竭尽所能的勾挑他,他并没留意,最后那口酒液,是入了他的喉。

连喂三杯,皆是如此。

”这酒太烈”他意识昏茫。”我我好像有点醉了”

”那就睡吧”依情顺势将他带回。

”你陪我。”他喃道。

”我在这儿呢。”她安抚地在他眉间印上一吻。

”嗯。”眼皮沉重地撑不住,浓重的困倦将他征服。

临睡前,总觉有哪里不对劲,他的酒量没这么差啊

”我爱你。”将梦将醒间,她倾下身,在他耳畔低诉。

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这句话,但,或许太晚了吧,他已经听不到了

她深深地望住他,以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似要将他的形影,刻入骨髓,永世不忘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轻轻贴上了他的唇,感受最后的柔情余温,两行清泪,幽幽坠跌。

不知看了他多久,她咬牙把胸别开,取出文房四宝,挥墨而书

愧君千般情,还君泪两行,

此心长依依,愿再续来生。

寥寥数行字,却代表了她一生的凄悔。

如果真有来生,能让她再遇他一回,那么,换她来天涯海角的追寻他,还尽今生愧负他的一腔情爱。

挥去泪,她一步又一步,没敢再回头,深知只要一回了头,便会眷恋得再也割舍不下。

她将人生的光热,全留在他这儿,走出这道房门,便如这深沉的夜只剩黑暗。

幽冥宫

”你来了。”聂子冥正候着她。

她静默着,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连点头都没有。

”看看你的房间,依然和你离去前一样,没变过。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再回来。”聂子冥推开房门,看向身后的她。

她默默走了进去。

景物是依旧,可那又如何呢人事早已全非。

凤千袭赋予了她重生的生命力,他代表的,是她的血与肉,如今抽离,她也只是一具空壳。

生与死,没有意义,身在何方,也没有意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