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未完的结局(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洛恩要塞--

作为帝国防御西边兽人的边陲要塞,城塞中屯扎着近两万正规军,大多是弓箭手与步兵,而距离这里不远的军营,又屯有骑兵四、五千,是帝国一等一的、维系着整个西境重要关卡。

在过去的近十年里,洛恩要塞始终与兽人保持着[良好]的默契,两方虽然搔扰不断,但人数基本都控制在三、五百以下,绝对不轻易开战。

虽然几年都持续着这种不算和平的和平,然而洛恩要塞的指挥官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从来没有对兽人放松警惕,作为现今三十多岁的指挥官很清楚,兽人并不打算与人类和平共处,他们是在积蓄力量。

在这几年中,兽人们在赛特小镇的废墟上建造了先祖祭坛,又围着这先祖祭坛造了一座石头城市,用来建造的石头,全部都是从很远的山上开采下来,凭借着兽人们落后的文明,很难想象他们能够在短短几年之内建造出一座比洛恩要塞还要雄伟的堡垒,这让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感受到很大威胁。

他陆续派出了几十次的军队去搔扰兽人建造堡垒的进程,毕竟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在洛恩要塞外面建立基地,但是,因为秉着不想开战的心态,兽人还是成功地建造起了一座堡垒。

而一旦堡垒建造完毕,兽人对洛恩要塞的态度就变了,不再是以前那样小敲小打,而是正面大规模的攻击。

七年后的今天,兽人的攻势越来越凶猛,面对着人类的弓弩,兽人们好似不惧死亡般,前赴后涌地冲向洛恩要塞的城墙,尤其是最后几次,兽人甚至打造了投石车。

虽然那些投石车的工艺十分的粗糙,但是威力却丝毫不比洛恩要塞的魔晶炮,更糟糕的是,兽人甚至可以驱使强大凶猛的野兽,其中有一些,甚至是堪比角蜥般古老的野兽。

为此,双方都是损失惨重,人类一方倒是还有要塞作为屏障,而攻城一方的兽人却是什么都没有,两军死亡的比例,甚至达到了一换二。

平均两名人类士兵就能换一名兽人步兵,这可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战绩,要知道,如果是在平地上,单单一个兽人步兵,就能干掉一个小队的人类士兵。

仅仅几次战斗,兽人至少损失了两万多的精锐步兵,这样的损失,如果对一千年以前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但是现在……太阳渐渐地落了下去,又是一天过去了,连带着兽人们的攻势也缓了下来,在洛恩要塞人类士兵的欢呼声中,兽人们背起战死的同伴,一声不吭地撤军了。

连续三个月,兽人猛攻洛恩要塞,这种天亮开战、天黑撤退,堂堂正正甚至近乎愚蠢的战术,至今还没有改变过,说实话,如果撇开身份不谈,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确实有些敬佩这些兽人。

要知道,在这几年中,布莱恩埃尔维斯伯爵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兽人中出现哪怕一个逃兵。

忽然,布莱恩伯爵又看到了那名身高近三码的兽人勇士,比其他的兽人高大许多,也强壮许多。

布莱恩伯爵清楚,那是兽人酋长的儿子、兽人中的勇士,雅布图,在这几年中,每一次都是他率领的兽人军队,两人也算得上是老交情了。

在这些年的接触中,布莱恩伯爵渐渐了解到,对方并不是什么茹毛饮血的种族,有着自己的文明。

实话说,兽人吃人么?吃!

但是他们吃的最多的并不是人类,而是他们部落里的自己人,不过,那绝对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因为崇拜对方、敬佩对方,如果说部落里一位强大的勇士不幸战死了,兽人们会以角斗的形式选出十个左右最强壮的男人,将那位勇士分了吃了,主要是四肢和心脏等等,其余部分则恭恭敬敬地安葬。

因为他们认为,只要吃了那位勇士的血肉,就能获得他生前的力量。

而如果是一位老年的萨满死了,那么接替他的年轻萨满会将前辈的脑髓吃掉,因为这意味着他继承了前辈的知识与经验,而同样的,其余的部分则恭恭敬敬地安葬。

就算是被他们抢走的人类战士尸体,在[瓜分]完力量之后,也会受到勇士的待遇安葬,当然了,在人类一方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是文明的差异。

雅布图,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当他回到堡垒的时候,部落中的老萨满们都在大门门口站着,包括他的父亲,整个兽人部落的酋长。

在看到这些战死的战士尸首时,站在这边的兽人们气氛非常沉重,但是他们什么也没说,没有哭喊的,也没有大骂的,仅仅只是默默地站着。

身高三码多的兽人勇士雅布图单膝跪在父亲身前,低下了头。

老酋长默默地点了点头,招了招手,叫那些活着的人将死去的同伴掩埋,扶起了自己的儿子。

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雅布图低声说道,“人类,变得强大了,他们有武器、有魔法,很厉害……”

“唔,”老酋长叹了口气,拄着木头拐杖说道,“我们失去了一千年的时间……”

雅布图沉默了一下,说道,“就算我们能攻占人类很多很多土地,我们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部落的勇士们……而且,他们人类中,有好几个使徒,强大的使徒……”

“我知道,”老酋长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先祖的力量已经告诉我了世界发生的一切,但是,为了部落的延续,我不得不那么做……我为勇士们的牺牲感到悲痛,但是,我更悲痛我们故乡的同胞,土地,肥沃的土地,大片大片的肥沃土地,为了这个,就算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说着,他顿了顿,语重心长地说道,“比起牺牲的勇士们,部落的延续更加重要,即便我们失去了所有能够战斗的勇士,但是只要我们的种族还没有灭亡,她仍然延续着,那么,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包括你,我最英勇的儿子!”

“为了部落,我会按您说的去做!”雅布图默默地低了低头,眼眸中泛起几分嗜血的红芒,在他身后,隐隐浮现出一只长着獠牙的凶兽的虚影。

--卡萨利斯地区,大风谷--大风谷,是精灵族的集聚地,他们已经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

但是,精灵族们最初并不是住在这里,而是住在靠近湖泊、河流的边上,他们会在哪里建造自己的城堡。

说起来,精灵族的城堡很有意思,整个城市内看不到一块石头,他们的房子,直接在巨树里面。

但是,他们从来不破坏树林,即便是要搭建住处,也是用一种类似蔓藤又类似树木的植物,这种植物生长极快,尤其是在施展了生命魔法之后,几乎眨眼的功夫就能变成一棵巨大的树木,而精灵族,便是用这种植物建造自己的城市。

在第一次联盟战役中,他们才是与兽人决战的真正胜利者,然而,由于几次内乱,导致了损失严重的精灵族彻底失去了东部大陆霸主的地位。

到黑铁时期,人类逐渐形成领主、公国,在那时候,人类与精灵也发生过一些中小规模的交锋,精灵原以为凭借他们的生命魔法就能打败人类,但是很遗憾的,他们失败了。

当到了萨森王年代时,不计其数的大小公国逐渐统一成两个国家,北方是以黑魔法师为主的帝国,南方则是受白魔法师掌握的教廷,而当时的精灵,内部早已分裂,单凭一个族或者几个族,根本无法与两个人类国家中的任何一个抗衡。

渐渐地,心灰意冷的精灵们淡出了人类的眼中,挑了一些偏僻的地方居住,而当时萨森王忙着与教廷开战,顾不上他们,以至于现在若是在人类城市看到一个精灵,人们都能惊讶半天,要换做在黄金时期,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要知道,当初有些精灵族族人,有一些可是和人类居住在同一座城市的。

或许,凡是高智慧的种族,都逃不开内乱,人类是这样,精灵族也是这样。

一个月前,精灵族忽然向作为同盟的人类求援,原因很简单,他们又一次地爆发了内乱,叛军一度攻到女皇的宫殿。

而就在精灵族的使者刚抵达萨森的同时,精灵族女皇的护卫军被叛军击溃了,叛军占领了宫殿,将精灵族女皇以及一大群高等精灵全部关押了起来。

而这支叛军的首领,叫做克里西斯,原来只是一个中等精灵,是一名游侠,很难想象,他所率领的一支仅仅只有几百人的叛军就能击溃所有的女皇护卫,将女皇扣押了起来。

这是一百年来精灵族第一次内乱。

“为什么要这么做?”女皇愤怒地望着叛逆者问道。

女皇确实有这么问话的资格,毕竟这百年中,这位宽厚的女皇并没有什么过失,在她的统治下,精灵族虽说无法再回到一千年前东部大陆的霸者地位,但是种族却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在被扣押的女皇那愤怒的目光中,克里西斯淡淡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不想触犯您,但是,我认为,您不适合作为领袖带领族人,恢复千年前的光辉!”

“千年……”女皇愣住了,原有的愤怒表情逐渐退去,疑惑问道,“你要做什么?”

“背叛者必须受到惩罚!”克里西斯说道。

女皇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一时间没有理解对方的话,但是在几个转念之后,她明白过来了,露出一脸的骇然表情,震惊说道,“你……你疯了?”

背叛者,这可是精灵族对于人类的称呼。

还没等克里西斯说话,旁边被押着的几名高等精灵气愤地骂道,“你才是叛逆,你只是一个该死的下等仆人,竟然敢扣押女皇!”

克里西斯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瞥了一眼那几名高等精灵,无形中好似有股无比强大的气势一下子笼罩了整个皇宫。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克里西斯的背后隐隐浮现出一个朦胧的虚影,虚影缓缓地睁开一双淡红色的眼睛,凡是接触到他目光的精灵,都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即便是女皇,也不禁从灵魂深处感到了畏惧与臣服。

“是谁给了你们插嘴的胆量?是谁给了你们仰视我的权利?”

在克里西斯那无法言喻的逼人目光中,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仿佛受到某种强制的力量般。

“只有死才能赦免你的罪孽,去死!”克里西斯淡淡说道。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那些高层精灵忽然停止了怒骂,抬起右手,施展魔法贯穿了自己的胸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