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六十九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千密花只长在千密圣地,而回千密圣地的地图却又只能显现于千密花编织的图卷之上,这个难题千密一族解了几百年,多少族人为之奋不顾身的死去,世代传承才有了今日。

可是今日,千密几百年才出了这么一个的千密圣女,拥有着只在千密传说中才见过的纯紫色长发与眼眸、传说中将带领族人从几百年的痛苦之中解脱的千密圣女,却以她自己的心头热血、毁了千密几百年的传承!

端密太后望着伏在地上的年轻女孩子,时光在她眼前渐渐倒转,她看到了二十多年前与之何其相似的一幕——

也是她一手栽培的孩子,教他武功教他用毒,教他手段教他心机,将他看做千密一族百年梦圆的希望,可那个孩子——她唯一的孩子,当着她的面饮下鸠酒、毒发倒地,就如同此时的秦桑一模一样!

“母后……”她清楚的听到了二十多年前她的儿子对她说的那番话:“我宁愿死去!我死去了,从今以后,千密一族再也别想回到圣地!”

她的儿子长着慕容家男子都有的一双凤眼,从前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有几分像端密初识的慕容天下……可是她现在如何用力的回想,也只能想起来儿子痛苦的眼神。

被自己强行逼迫自己忘却的记忆,此时如同潮水一般从心底里涌了出来,儿子的脸与面前孙女的脸重合、模糊……端密太后浑身僵硬,一动不能动的站在那里。

地上的秦桑感觉到一种彻骨冷意,她无力蜷缩起身子,那张曾经风靡整个上京城年轻王孙贵族的绝色脸庞失尽了血色,此时惨白如同天边清冷的月。

她声音低低的:“父亲说千密花妖异,使人舍死忘忧、无情无痛,若是重见天日,千密一族必定又将成为远古时期只知征战侵略的怪物!后来父亲找到了万离草……只有它才能毁掉千密图卷……”她双目神色已涣散,眼前幻影重重,低低的喃喃:“祖母,你可知道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吗?母亲……母亲生小离时难产,几乎死去,父亲无奈之下喂她服食了千密花……可从此以后母亲便离不了千密花了,渐渐她变得神智混乱,有时甚至认不得我,她拿剑刺伤了父亲,父亲垂危,也只得服食千密花……后来母亲刺伤我,清醒之后她再也受不了了,举剑自裁……父亲恨透了千密一族,他将我和小离送出圣地,然后他服食了万离草,以一己肉身封死了圣地的入口……父亲……我看着我的父亲死去……”声音渐低,她闭上了眼睛。

端密太后长长吸了一口气,踉跄一步、摔倒在地。

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侍卫们慌乱的呼号声越来越近,端密抬头望去,只见两个侍卫跌进来、飞扑在地,接着大皇子慕容磊与顾明珠双双仗剑闯了进来。

“磊儿,你要做什么?”端密太后声如寒冰,“连你也要背叛哀家么?!”

慕容磊并未答话,皱着眉向地上不知生死的秦桑走去。端密太后咬着牙站起来,一摆袖,那影在暗处的千密族族长手中抖落一根长鞭,呼啸着向慕容磊与顾明珠挥去。

千密族长武功奇高,慕容磊与顾明珠两个人与他缠斗,也不过堪堪平手。

陈遇白这时从城外刚刚平息的乱军之中赶回了宫中,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前来搭救秦桑。从死伤遍地的前殿穿过,那黑色冰绸如这入夜的冷冽寒风,沾之即死。路过那缠斗的三人之时,他轻描淡写的顺手一剑插在那族长背后,脚步未停,剑拔出时又挑飞了那长鞭,长鞭呼啸着向端密太后面门鞭去。

端密太后此时摇摇欲坠,压根无还手之力,但是有人从陈遇白身后闪过,明黄色的身影追得比那鞭更快,抢在它重击端密太后之前徒手接下了那一鞭。

是慕容天下。

国师大人雷霆一怒,那鞭上灌注内力,慕容天下整只手掌被震的皮开肉绽、血流成注,但他神色如常,毫不在意的将滴着血的手掌握拳垂袖。

他挡在了端密太后身前。

陈遇白经过时冷冷看了他一眼,脚下未停的走向秦桑。

慕容磊与顾明珠也已扑了过去,慕容磊将秦桑扶起抱在怀中,顾明珠握起她的手交给陈遇白把脉,却发现她手中紧紧握着一把匕首,匕首上沾满了芬芳馥郁的紫色血液,隐约可见其上麒麟图腾。

慕容磊见陈遇白眼中一黯,已知不好,沉声问道:“怎么样?还有没有救?!”

“她服了剧毒,毒早已遍布全身。”陈遇白叹了一口气,将她的手放了回去,“而且心脉俱断……回天乏术。”

慕容磊那双浅紫色的眸中神色颇为复杂。秦桑这时幽幽转醒,看清抱着自己的人是谁,她微微一笑。

“秦桑,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慕容磊低低的问她。

秦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目光艰涩的转过周围众人的脸,停在陈遇白的脸上。

陈遇白会意,点头沉声承诺道:“小离很好。我会照顾她。”

秦桑胸口的伤处这时涌出一股紫黑色的血,她痛苦的皱着眉,手中匕首铿锵落地,她睁大了眼睛,手无力的伸着去摸。

顾明珠将匕首捡起放回她手中,见她果然立刻松了一口气,慕容磊转头高叫:“来人!”

他的近侍正在料理外边的千密侍卫,这时匆匆跑了进来:“主子!”

“去将李微然带来!用绑的!快去!快!”大皇子殿下暴怒大喝。

他怀里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人闻言睁开了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的摇头,手拽着他的袖子,她想说话,却只能咳嗽,每咳一声,口中都溢出大量紫黑色的血。

陈遇白默默将一颗药交给顾明珠,顾明珠喂了她服下,片刻她果然能够微弱的说出话来:“……不、要!不要、告诉他……他啊!”

“秦桑!”慕容磊咬牙切齿的低喝,顾明珠按住他肩头,对他摇了摇头,慕容磊忍的额头青筋暴涨,方才忍了下来,摆手挥退了手下。

陈遇白的那颗药虽不能起死回生,却也能让她再拖延片刻时间。秦桑歪在兄长的怀里,声音断断续续的:“不要让他知道,我不想让他知道……我这个样子……他今日、迎亲……从今往后……从今往后……”

从今往后他会顺遂平安,妻贤子孝、儿孙满堂。

从今往后,人世间再无女子名唤秦桑。

从今往后,愿他一生静好安康。

大颗的泪水从紫眸中滑落,秦桑眼前模糊一片,只有天边淡淡的月色仍然是清晰的。

她一生见过许多夜的月亮,如今却只能想起汉中那一个秋高气爽的月夜——她浸在迦南湖水面浅浅的下方,紫发紫衣如水藻蜿蜒湖水中。她隔着水面望着天上的月与湖边的年轻公子,她对他笑,然后从水里一跃而出……那个时候,他那么吃惊,却只是默默脱下了自己的外袍、披在她肩头。

她这一生的月色都已在那个夜晚赏尽了。

足够。

“大哥,”她低低的叫着慕容磊,“大哥……”

“我在。”慕容磊沉声应她:“还有何事?你只管说!”

“还有……小离……请大哥看在我今日的份上,照拂于她,”她看着陈遇白笑,声音已轻的如这夜风:“这个家伙太厉害啦!我怎么都放心不下……若是……你要与镇南王府一道为小离撑腰!”

“好,”慕容磊应下,“我答应。”

秦桑那流尽了血的苍白面容忽又如桃花一般,紫眸也重绽神采,一瞬芳华倾国绝代!

“送我去汉中,”她笑得极美,轻声说:“送我去迦南湖……不要告诉他,大哥,不要告诉他……”

慕容磊拥着同母异父的妹妹,连应了两声的“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