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几分真假"161 几分真假(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161几分真假

“一个月不见了,你可有想念我?”皇宮马场内,轩辕惜儿抱着阿苍的颉脖,一边细细地用手帮它梳理着马鬃毛,一边在它耳边轻语。

马场旁边的马厩,经历数月前她与楚祁在蒋太师内线帮助下的纵火夜逃,如今已然整饬一新,再看不出当日有人逃离的一丝迹象了。

抬起头,她看到了骑着黑马在马场内奔跑的段寂宸,不禁暗暗叹息。

此人,哪里还看得出,昨夜竟还高热不退,像个可怜人般昏睡在龙床之上呢马背之上段寂宸,身姿雄健,眉目如画。

他手握大弓,每跑到场中之时,便迅速从腰间箭靶中取出数支羽箭,连续数发,射向场边百步之外的箭靶,发发皆中靶心。

已然在床上躺了五六日,他担心自己的骑射会因此而手生退步,不勤加苦练一番,他又如何能安心?只怕回到猎场之上,便要遭到将士们的耻笑吧?

在马场上足足奔跑骑射了一个时辰,直到他确信自己的感觉与以往相比,并无任何生疏后退之感,他才满意地勒停黑马,将箭靶取下交给随身侍卫,随即迈开大步,走向轩辕惜儿与河苍。

望着汗血宝马旁那个俏妙的熟悉债影,段寂宸心情极好。

今日有她在这里陪着,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定,心满意足,还有踌躇满志!

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伴着身边,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难怪世人皆说江山美人,二者皆可兼得,如此的人生,男儿才可尽情快意吧?

想着,段寂宸的俊脸上,不自觉地弯起一抹满意的轻笑。

轩辕惜儿紧挨着河苍,正转首向他看来。

今日他骑射之时,她的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他,这让他感觉颇为受落。而汗血宝马阿苍,却在看见他步步走近时,警惕地抬起马首,四蹄在原在徘徊打转不止,似是极为焦躁,也极为不悦!

意识到了阿苍的躁动,轩辕惜儿回转身,以手掌轻抚马鬃毛,极力安慰着它。

见状,段寂宸在阿苍身前数步外停下,傲然说道:“哼!为何它对你如此信任,每每见到我之时,竟都如此警觉?终有一日,我要亲手驯服它!我要骑在它的马背上,踏遍天下!”“河苍比别的马都要聪敏!”

轩辕惜儿内心暗叹一声,开口说出了他从未意识到的真相,“它从你的眼中,看到的是征服之意,而非亲近之意。因此,它对你一直有防备之心!”

阿苍是如此聪明而敏感的一匹马,或许早就看穿了面前这狂傲之人的征服利用之心,以及他的薄情寡意吧?

试想他当初的那匹老白马,与他共过患难,助他从月国成功逃回。可当它老了,他却再次狠狠地利用了它一回,把它当成他鸣铕练兵的一个绝佳箭靶。

无可否认,他的鸣铕练兵之法让人不得不佩服惊叹。

或许,他是极聪明的,也是极懂得取舍与决断的。能用自己的爱马作为箭靶,借此触动并操练士兵们的心,这需要怎样的见识与谋略,又需要怎样的果断与魄力?

然而,这种果断与魄力,对于那匹老白马来说,却是怎样的无情与不公?“河苍很聪明,只有真心实意对它好,把它当作朋友对待之人,它才会真正地信任?否则,若除了征服之心,便是利用之心,它又怎会对这样的主人死心塌地?”轩辕惜儿一边内心冷笑,一边平静地提醒他。

她在为那匹老白马的悲傪下场憤憤不平,亦在为她自己的过往遭遇,暗暗唏段寂宸自然听出了她话语中的警醒与暗讽之意。

略一思索,他不禁轻笑道:“惜儿说得没错,宝马毕竟不同于普通蓄牲!我也是爱马之人,又怎会不知对马匹要以真情相待?日后,我也该好好与阿苍交交朋友才是!”他确是个爱马之人,否则又怎会在这皇宮马厩之中,养了这么多的宝马?

不过,轩辕惜儿的话的确提醒了他!

他怎么可以忘了呢?越是宝马,便越是通晓人性。这一点,在阿苍身上表现尤为明显!

过往,他虽爱马,却皆是出于赏识利用之心,喜爱能跑善战的宝马。对于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老白马,他虽也有不舍,却终是让位于自己的复仇大计。

要用鸣铕练兵之法除去那九五之尊段乌维,他怎能不步步为营,甚至作出一些必要的牺牲?

士兵们从敢于射杀他的宝马,到射杀他的爱妾,再到射杀段乌维的爱马,及至将夺命之箭射向段乌维本人,每一步的训练策略都极其讲究,丝毫大意不得。为了稳坐这北国江山,为了自己终能活命,舍弃一匹爱马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此刻想起那儿乎滴水不漏,堪称完美的鸣铕练兵之法,看着面前那曾被他当作第一个靶子的女子,他心头竟无端地涌起阵阵恐惧!

他是如此后怕!

若然当初,哪怕有一个士兵不惧她东昊长公主与北国太子妃的身份,伊人此刻,便不会如此婷婷玉立于他身前了。

他仍记得自己射出鸣铕时,心头那丝莫名的慌张。但是,那又怎能与此刻心中的后怕相比?若那日她当真就那么倒在那猎场之上,或许他会有一些莫名的失落与痛意,但之后,便不会有这所有的一切了吧?

然而,若然那样,他又怎能品尝到今日的满足与快乐?又怎能感受到此刻此种失而复得的珍惜之感?

正想得出了神,轩辕惜儿的声音却将他的思绪拉回到阿苍身上。

“但愿,你们今后,能真正地成为朋友吧?”轩辕惜儿幽幽说道。

如今,她甚至无法确知自己的前路,即使她能再次离开段寂宸,阿苍却是不能了吧?

既然如此,不如便希望段寂宸真的能对阿苍好一些,让阿苍成为他这纵横天下的狂傲帝王的坐骑,也不枉生为一匹绝世千里马了!

“会的,日后,我们便常带它去效外跑跑吧!”段寂宸信心满满地看着阿苍。对于如何让自己骑上它的马背,他已经成竹在胸了。

“如今,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去用晚膳了。”

说着,他向轩辕惜儿伸出了右手,“来,走吧!”轩辕惜儿迅速抹去心头的感伤,对着段寂宸嫣然一笑,向他伸出了左手。段寂宸牵过她的柔荑,两人十栺相扣,向马车走去。

夕阳已然西下,彩霞依然满天。段寂宸从未觉得,皇宫中的黄昏景致,竟是如此美好!

牵着轩辕惜儿坐上了马车,他心情好到了极点,对着车夫爽朗说道:“回殿……”

“……惜意殿!”马车尚未启动,他已及时补充,极为宽容着体谅着那车夫与侍从们,并不能很好地揣测圣意的愚钝。

“是!”车夫应诺一声,挥动马鞭,马车便向着惜意殿方向飞奔而去。

“不回乾心殿么?”轩辕惜儿问道。

“惜儿不是不喜乾心殿或会有人打扰么?”段寂宸仍紧扣着她一手手指,凑近了她低魅说着,他脸上的笑意悦目至极,却又让轩辕惜儿咬牙痛恨至极,“我们不是说好了,去采荇阁的么?”虽知要尽力讨他欢心,却明白自己终是做不到脸皮如他一般厚,轩辕惜儿惟有低首垂眸,默然不语。

段寂宸却极满意地看着她不胜娇羞的样子,将她的手拉到膝上,两手一起将她的柔荑合握在掌中,风眸带笑地端详着她的脸。

“惜儿害羞不说话之时,可比口齿伶俐咄咄逼人之时,可爱得多了。”

他温柔而诚挚在说道,“要是惜儿日后都这样,该有多好?”轩辕惜儿抬首扫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你不如去找个哑巴做你的妃子,这样更省心得多!”她心中是有一丝气闷的。她亦知自己外表即使再是柔顺,心底亦是骄傲的。让她待在他身边,却不让她说话,她如何愿意?

“哈哈哈哈!”段寂宸却禁不住得意大笑起来,觉得她的话语幽默至极,“这倒是个好办法!既是绝色,又不会时不时对我冷嘲热讽的哑巴,一定省心得很轩辕惜儿没好气地又扫了他一眼:“皇上也未免太贪心了,又要尽享美色,又要人家是个聋哑之人,还得对你言听计从,死心踏地!天下哪有如此两全其美的事儿?”段寂宸极认真地审视她的美颜,赞同道:“是啊!天下绝色岂是那么易得的?看来我是幸运之极,惜儿是我此生见过最美的人,即便是我母亲的画像,也没有这么美!”轩辕惜儿再也难掩自己眸中的冷笑,只斜睨了他一眼,便抬首盯着对面的马车厢壁,默然不语。

她都懶得撒娇问他,他如今对她这样好是否仅仅因为她的外貌?若然哪一日她容颜老去,他是否会因她色衰而爱驰,从此不再在乎她?

看来,蒋太师提醒她要“以柔制胜”她还真是做不好此事!明知是要以色取悦他,以便赢得他的信任,进而接近他的所有机密,却在听到他这样的话语时,忍不住嗤之以鼻,甚至,都懶得掩藏自己的郧夷之色!

然而,或许,他根本便看不出,也更加看不懂她的不屑与郧夷吧?

如此想着,她又不禁自嘲般暗笑自己一声,终是扭过头看他。

段寂宸秀美至极的双风眸,此刻却正怔怔地看着她。

见她转过首来,他终是探究般说道:“真是个傻女人!是不是想要我骗你说,我日日念着你,并非因你的容颜?即便你是个丑八怪,即便你是个老掉牙的老太婆,我也会想你,念你?女人,便都爱听这些假话?”被他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轩辕惜儿不禁气恼,皱眉嗔怒道:“你便不能说些好听点的?”说着,她用力想将自己的小手从他的两掌中抽离出来。

段寂宸却紧紧握住她的两手不放,神情严肃地瞅着她。

见她粉脸渐变微红,非要将手抽离出来的倔强劲头又®了出来,段寂宸不禁一把将她抱紧在怀里,边一下一下轻吻着她的脸颊,边动情说道:“好,我说,即使你日后变成个丑八怪,即使你成了个没牙的老太婆,我也一样想你,念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