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第十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半个月后。

相府内苑,传出了尖锐的叫声啊好痛胤碁

获知消息的宋香漓,赶在最快的时间揪着夫婿奔回娘家。直到现在,一个时辰又过去了,听着房内愈来愈悲惨的叫声,她眉心都快打成了死结。

怎么会这样奴儿会不会有危险啊

安啦心知两人的姊妹情深,朱玄隶陪在身爆轻拥着她安慰道:生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妳没听妳婆婆、我娘亲说过吗她在生我的时候,痛得差点一刀砍死我父王。要不然,妳想为什么自古以来,女人生孩子,男人都要在门外等,直到生完才能进去就是怕发生命案嘛

宋香漓被他这么一逗,的心弦顿时缓和不少。你少鬼扯了

像想起什么,她左右张望着。咦那个良心被狗啃去了的负心汉呢朱玄隶暗暗偷笑。

他真的很佩服他老婆,每次提起屈胤碁,她都能冠上一串与众不同的形容词,而且最厉害的是,到目前为止,还不曾有过重复的情形。

我叫人去通知他了,应该妳看,说曹,曹没到,不过,那个良心被狗啃去了的负心汉确实来了。

香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见着屈胤碁形色匆匆地飞奔而来。

奴儿呢她现在如何了

你不会自己看想到奴儿为他所受的苦,宋香漓就摆不出好看的脸色。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及时从房里传了出来。

我去看她屈胤碁说完就要住房内冲,多亏朱玄隶拦下他。

你不能进去。

我为什么不能他不满地大吼。

你为什么能宋香漓冷哼着回道。敢问屈大公子,你除了会玩女人之外,还懂些什么进去有个鬼用

香漓朱玄隶意思性地低斥了声,但背叛的眼眸,却泄漏出笑意。

说得好哇其实他真正想做的,誓掌为爱妻喝采。

屈胤碁脸色难看得想杀人。朱玄隶,管好你的女人

说个两句不成吗屈胤碁,你可真行啊好好的一个女人,你能把她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呢如果得像你这样才叫会管女人,那我情愿天下的男人都去死宋香漓怒道。

关我什么事朱玄隶无辜地叫了声。他好倒霉哦

屈胤碁绷紧了脸,闷声不语。

你想不想知道奴儿那段日子是怎么过的丢了心、失了魂,茫然得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你又想不想知道,她后来是怎么熬过来的还是为了你她爱你甚于一切,相对的,也会用同样的心情看待你给她的一切,要不是为了你的骨血,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宋香漓生气地说。

好不容易,她渐渐地平复了心头的创伤,你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全无愧意地再一次掠夺她的身心她就活该欠你啊是不是一定要逼死她,你才会罢休如果真是这样,我建议你一刀往她心口捅,让她潇洒地解脱,也许她还会感激你的仁慈

屈胤碁被骂得哑口无言。不为宋香漓的愤怒,而是想到那个受苦受难的人是奴儿,他的心会疼这些,他从来都没想过。原来,她受的伤,比他所想象的还要重,而她,却从来不说我并没有想要伤她屈胤碁几不可闻的音浪,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这一回,他是真的想要好好疼惜她。

由他的神情,宋香漓大致猜出了他的意思。可她仍不住要问:你拿什么担保像他这种人,根本没人格。

我不需要向妳担保什么。

什么话宋香漓又欲发飙,朱玄隶却以眼神制止了她,暗示她适可而止。

以屈胤碁的个性,能忍耐她嚣张至今已属难得了,再下去的话,朱玄隶一点也不怀疑他会眼也不眨地一掌劈昏她。

就在此时,产婆由房内走了出来。

怎么样屈胤碁首先冲上前去。

产婆看了宋香漓一眼,宋香漓立刻以眼神示意她。屈胤碁全副心思都放在奴儿的安危上,以至于没留意到两人一来一往的怪异。

那个这位姑娘难产,孩子与母亲呃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

屈胤碁脸色一变,不等她说完,旋即揪住产婆,狂怒地吼道:别管什么孩子了,我只要我的女人平安无事,妳听到了没有她必须平安无事否则,我会杀了妳来陪葬

多可怕的威胁啊可怜的产婆,几乎要给吓破了胆。

挣扎着逃回房内后,还在心中喃喃嘀咕:早知道就别答应他们演这出戏了,谁晓得他们在搞什么鬼。

房外,屈胤碁一拳重重捶向墙面。他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无助的感觉,本以为自己早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如今才发现,他还是会害怕,他怕失去奴儿、失去那个待他情深义重的女人不,他不能忍受失去她,绝对不能

将脸埋进掌中,深沈的恐惧,将他淹没。

朱玄隶与爱妻对望一眼,皆在彼此的眼中,找到了相同的讯息。

他想,他们已经有答案了,而且是很明显的答案。

奴儿的痴情一片,总算没白费。

屈胤碁不晓得又过了多久,窒人的岑寂中,偶尔交杂着奴儿悲厉的吶喊,每一时,每一刻他几乎可以听见时间流逝的声音,缓慢且持续地凌迟着他的心。

一直到产婆走出房门,手中抱着一名可爱的小娃娃。

屈胤碁呆立着,神情反倒有些木然。

呃贝他这样,曾被他吓得魂不附体的产婆,一时也不知怎么反应。

结果,还是宋香漓主动上前打破僵局。男的还是女的

是名可爱的女娃儿。

屈胤碁眨了眨眼,稍稍回神,但却不是接过他的孩子,而是急切地开口问:奴儿呢孩子的母亲还好吗

有惊无险。产婆说得很心虚其实根本打一开始就没事。

屈胤碁二话不说,直接冲进房内。

欸什么跟什么这是他女儿耶他怎么连看都不看一眼

我来吧最后,还是朱玄隶伸手抱过孩子。

不不可能的,你只是想要孩子而已,对不对所以你才会说这些话哄我别再让我怀抱希望,然后又残忍的敲碎,否则我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