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就叫它无声掀裙手怎么样?

……四十七扶额。

这怎么了,这个魔法不就是用来尾随干些奇怪的事吗?介于你比较傲娇了,尾随估计干不出来,但掀掀裙子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少年不住的点头,似乎对自己的起名字很满意。

我说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的是什么?

当然是正经的事咯。

我看你就不像个正经的人。四十七摇了摇头,一边和少年吹牛一边记着魔法。

两人就地吃了午饭,才在太阳高照的时候朝村落走去。

魔法记住了吗?

哪有那么快。

嗯~我进村以后可能会有些事情,不大可能会一直跟着你。所以你赶快记住一些框架,实在不行就用魔力去填充,反正这里魔力多。路人摆了摆手,再次攀上树枝,念动起咒语。

微风吹过森林,一路经过村落,一张大概的地图趁现在了他的脑中。他淡然的闭上眼睛,所有在外面的人形生物都被他映照在脑中,整个村落的地图也印在在脑中。

准备出发吧。他面无表情的落了下来,看向远处的眼瞳带着一丝沧桑。

两人快步下了山坡,穿行在树林间。由于路人的感知到这片区域并没有感染者在巡逻,所以他们大摇大摆的奔走着,在快出树林时少年念动咒语,猛的一跃。

两人在半空中化作虚影,掉入河中溅起无数水花。

……

咔嚓咔嚓……清脆的咀嚼声在树林中响起。

你能别嚼那个东西了吗?声音都快把感染者吸引过来了。唐刀忍不住的对身边的渡鸦说道。而渡鸦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嚼着嘴里的东西,顺便把另一手握的像是甘蔗般的植物朝唐刀嘴里塞去。

唐刀在挣扎了一会儿后被少年锁了三个关节,于是咀嚼的声音又多了一个。

这个东西很有营养,维生素纤维素都有不少,而且水分充足。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作为每天早餐后补充营养的东西,是个极佳的选择。渡鸦吐出了嘴里的碎渣。这个植物嚼起来发出的声音比较大,而且也较硬,味道嘛……

吃着东西的唐刀脸色一绿,从旁边传来的眼神让他硬生生把自己呕吐的欲望憋了下去。诡异的酸苦加上鱼腥味,让他难受的不行。

怎么了?这可是为你特别选的东西,味道已经算是我的菜单中比较上乘的了。光吃肉怎么行呢,人体必要的维生素还是得补充。渡鸦把东西嚼的更大声了,并把剩余的都丢到了唐刀怀里。

什么!全给我!我宁愿去找感染者干架也不要吃着鬼东西!唐刀忍不住叫出声来。

嗯?这话等你什么时候打得过我再说吧。渡鸦瞥了他一眼,从旁边的树枝上随便拿起了一只虫子放进嘴里就嚼了起来,汁液溅了出来。

嗯……新鲜!少年打了个嗝,看向旁边的唐刀,只见他默默的嚼着植物,不再言语。

啧。有点小问题了。正在前进的渡鸦突然停了下来,伸手制止了唐刀,他从背包中取出零件将枪迅速拼好。唐刀注意到这把枪和昨晚上的稍有不同,在加长枪管按上狙击镜后变成了一把狙击枪。

还未等他提问,渡鸦就摸到了一边的树干,轻巧无声的上了树,几个跳跃就消失了。唐刀闭上了眼睛,数个粉色的点跃然趁现在了视野中,那些点缓慢的移动着,似乎并不是以这里为目标。

他找了个地势低的地方躲在了岩石后,继续闭上眼睛观察着那些感染者的动向。

那些感染者突然间停了一下,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到了一样,迅速的从朝某个地点冲去。没过一会儿渡鸦就从唐刀头顶的石头上跳了下来。

没事了走吧。他将手中的绿色草叶撒开。缓缓朝前走的同时,双手灵巧的在枪械上游走,将一些不是很必要的零件拆了下来放到了衣服中的各个口袋中。

这是什么?唐刀把渡鸦扔在地上的草叶捡了起来,走在他身边问道。

匿迹膏的主要材料,然而我却发现了一种消味道的更好搭配。渡鸦将将枪身插在了背包的旁边,背上了背包,顺手从身上摸出了一朵小野花。

这个,同样不是地球的东西。花和叶子搭配在一起有着更好的消味功效。这东西的作用可不少,配合另一种草可以驱虫,还是一种制幻麻醉剂的配料。

突然觉得自己就是文盲一样。唐刀叹了口气。

多读书,多看报,少撸管,多睡觉。多尝试,多作死,少宅家,多逛逛。渡鸦像是念经般说出了一长串的文字。

……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我在森林里无聊的时候就尝着各种草药,由于有草药学的基础,加上我的身体比较特殊,所以随便吃了。渡鸦挠了挠头,随意的说道。

总而言之,你们还是太懒了,除了战斗之外的事情就宅在家里。多出来走走就好了。渡鸦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踹了一脚旁边的一棵树。树上掉下来了数枚紫透了的果子,有一个甚至掉在地上就直接裂开来了。

少年接住了一个落下来的果子,直接张嘴就咬。

嗯,这个味道好。上次就看见这种果树要熟了,这次刚好赶上。

唐刀也拿了一个吃了起来。芬芳的气息和甘甜的汁液确实味道很好,他露出异样的眼神看向了渡鸦。

怎么了?你是运气好,刚好赶上了。要是晚上个两天~哼!吃土吧。

……

走吧。按这个速度,后天就能到了。一路上还有不少要教你的,在到地点前我会尽量把我知道的教给你的。

嗯?……一名穿着独特服饰的少女回过头去,黑色的尻尾疑惑的摆动着。

错觉吗……少女歪了歪头,转过身来继续朝前走去。而就在刚刚她看的地方,两个少年正挤在一起。

这个范围也太小了吧!四十七压低声音对着上身紧紧贴在一起的少年吼道。

我给忘了,我改编法阵的时候只算了你一个人,谁知道会这么挤。

总而言之就是你蠢吧!

不爽就出去啊。路人顶了顶四十七的腰,他忍不住痒痒往后动了动。

啧,怎么不说话了?这可是劳资的魔法阵,再吊就把你扔出去。路人少年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四十七不再理他,安心的观察起周围。

这是个十分安静祥和的村落,低矮的小屋坐落在树林间,各色的植物就长在道路的旁边。黑暗中不时亮起的蓝色光芒也让这里看上去充满了淡淡的神秘与温馨。从小屋打开的窗户可以看见里面的舒适的环境。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四十七看着路上呆立的男人们,他们双眼无神的行走在小石子路上。有些人行走什么的都很正常;有些人则像僵尸般双手摆动着行走;而还有些人则一歪一扭的走着,不时摔倒在地上。

这些是魅魔们的食物,甘愿与她们签下契约并留在这里享受快乐的家伙。少年略微回头,一下子撞上了四十七的脑袋,但他却丝毫不介意的指向了那些人们。

看见那个了吗?那就是契约符号。据说签下契约的人会被困在魅魔们的梦中享受着无穷无尽的快乐,而肉身则在这个村落里走动,成为她们的食物。四十七顺着少年的手指看去,只见一名青年脖颈上有一个被荆棘缠绕的黑色爱心图案。

荆棘越多就表示他被吃的次数越多,到最后就像个植物人一样躺着无法动弹。契约也会从黑色变成粉色,到那时候与你签下契约的魅魔就可以彻底吃掉你,并享受你在春梦中被酝酿了许久的灵魂。少年声音意外的有些冷淡,他回过头去继续走着。

这个村落的范围巨大无比,小屋与小屋间交错着坐落,植被为它们提供了清醒自然的装饰。突然间,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建筑物出现在了四十七眼中。

这里怎么会有教堂?

教会的手伸的比你想象的远。那种契约法术就是她们传进来的。当然,这只是她们的一个小教堂罢了。少年语言冰冷的解释着。

钟声响起,教堂中优美动听的吟唱声渐渐散去。教堂的大门被打开了,数十名魅魔走了出来,她们虔诚的回头对着一边的修女鞠躬。在所有人走出来后,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走了出来。四十七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