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香艳的沐浴(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等他们梳洗完毕,两人沿着林间的缝隙前进,没有想到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小村庄,段元霞忍不住的抱怨道“哦原来离山村这么近呀,早知道我们多走半个时辰,何必在野外待了一宿”

“不会啊,我觉得很值,真的很值嘿嘿!”江枫奸笑着看着这个美妇。

段元霞自然听出其中含义,羞得满脸通红。刚到村口一个二十多还没有娶到媳妇的二流子看到段元霞衣衫破烂的美艳样子,顿时直流口水,这更让她羞恼不堪。不过这里的农家人都很淳朴,虽然有些坏心思,也只是想想而已,倒没有上前来调戏一番。

江枫在一个农家买了两套没有补丁的粗布麻衣之后,又雇了一辆牛车送他们到十里外的一个小镇上,好不容易赶到小镇上,江枫找到一家小小的客栈说道“姐姐,我们休息半日,下午在赶路吧?”

这个小镇虽然很小,但是因为靠着官道,倒是人来人往,段元霞现在很害怕被人认出来,其实她想得太多了,十几年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见过她面的人已经不多,更何况谁会想到这个穿着农家装束的人会是江南四美之一呢。

等段元霞同意后,他却只要等了一间客房,段元霞自然知道他要一间客房的用意,但是却只是红着脸不敢出声,生怕被人看出什么不妥。

等那位店家的婆娘领他们到后院一间小屋子后,江枫又扔了一锭碎银子说道“麻烦店家给弄点温水,我们赶了半天路想梳洗一下,另外再给我们买两套绸衣”

等澡盆和温水弄来,江枫笑嘻嘻的说道“姐姐,咱们洗澡吧?”

段元霞虽然觉得现在身上粘乎乎的,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让江枫出去,只是在那里磨磨蹭蹭的也不说话。

“哦!我知道了,姐姐是想让我抱你进去是吧?”江枫搂着段元霞的柳腰笑道。“别胡

闹,你先出去出去一下,我自己进去!”段元霞红着脸挣开他的怀抱。

“不要嘛,我想和姐姐一起洗”江枫不依不饶又将身体附了上去。

“我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洗。你再胡闹等会我就不让你跟我走我洗完了你再洗”这话摆明了暗示江枫待会洗完了可以任他为所欲为。想不到自己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段元霞心中一动,刚刚褪下的潮红又飞上脸颊。

“那我不和姐姐一块洗,就在这里看着好不好?”江枫退而其次的说道。

“不行你快点出去”段元霞说什么也不同意,江枫看她娇羞的样子,也不好再勉强,只好出门去。

不大一会儿店家的婆娘就送来了两套绸衣,还剩下一钱银子也被江枫赏给她了,叮嘱了二人要休息,没事不要打扰后,江枫悄悄的推门进去,只见她正光着身体在角落里用湿布擦着身体。

“你你怎么进来了,赶快出去”段元霞惊慌失措的捂着自己的身体。

“当然是送衣裳了刚才店家把衣服送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洗完了呢”江枫装作无辜的提了提手中的衣服。

“把衣服放下,你快出去吧我还没有洗完呢”段元霞看着江枫那个欲火难耐的眼神就知道要糟糕,赶忙催促道。

“姐姐一个人恐怕洗不好,我给你搓搓背吧”接着不等她反对,就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跳进浴盆中。

半人多高的浴盆因为多了一个人,水立刻漫出许多。

“你快出去你干什么”在狭小的浴盆中,段元霞根本无法躲避,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江枫也没有过多的废话,只是将她的身体拉近自己,嘴唇不断从她湿漉漉的脸颊上滑动,舌头过处光滑的肌肤一阵战栗。

段元霞的身体实在太敏感,就这么舔了几下娇躯就逐渐发热。而江枫的魔手更是在她的大腿深处肆虐着,她身体反应本就很强烈,立刻轻声呻吟起来,两只腿想收拢却又被江枫强行分开。她沉重的呼吸声中夹杂着不知所云的哼声,双手死死的推着他的身体说道“好弟弟快停下阿浩”段元霞叫着他的假名也不知想表达什么。

在江枫又舔又吸的挑逗之下,段元霞只感到自己身体颤抖弓起好像一只虾。手紧紧的

抓住浴盆的边沿,蜷起膝盖,丰腻的大腿拼命夹住江枫的魔手摩擦,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像一头思春的母狼。

“姐姐,你是不是想要了?”

“啊?嗯!”

“你来吧”

“你要作什么?”

段元霞一脸狐疑的看着江枫,不知道这个人儿把她撩拨起来要干什么。

“你说呢坐我怀里吧”江枫脸上带着一脸坏笑,拍了拍她的身体,段元霞扭捏着转过身子坐在江枫的怀中,双手往前摁住浴盆的边沿,这个姿势可是无比荡,但欲火难耐的她只好任由江枫摆布。

“嗯腿都跪酸了”过后,段元霞膝盖被浴盆壁磨得通红,手臂长期支撑身体好像也不属于自己的,酸痛难当,看来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的身体也娇贵了许多。“姐姐,辛苦你了,刚才舒服吗?”江枫用刚刚脱下来的衣服把两个人的身体擦了擦,然后又把她抱到床上。

“还没被你这个小混蛋折磨死真是拿你没有办法”段元霞喘息着用手抹去江枫额头上的汗水,刚才自己的主动让她感到一阵阵屈辱,恨死这个毁掉自己名节的小男人,可是想起刚才的缠绵意味,又恨意全消,爱意顿生,心中甚至隐隐升起了些许失落感。段元霞像一个温柔的妻子躺在江枫怀里,用薄毯子帮江枫盖住说道“刚洗完澡,小心着凉了”

看着这个美妇毫不掩饰的姿态,江枫忍不住的拿她和大夫人相比,他发现这种女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庄重,但是爆发后说不出的荡,巨大的反差非常刺激诱人。

段元霞看他不出声,就开口问他想什么呢,江枫把自己刚才想到的随口说了出来,当然没有提大夫人。

“你是不是嫌弃我?”段元霞的话声一冷,理智也恢复了几分。

“我的好姐姐,就是随便开口说说而已,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如果我嫌弃你,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呵呵,想不到姐姐和别的女人一样小心眼。”江枫赶紧出口劝阻。段元霞嗔怒的用手轻轻捶着他的胸膛,道“我就小心眼,每个女人都是小心眼,你难道不知道吗?”见她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撒娇的举动,江枫心下甚喜,看来她的心态已经开始逐渐改变,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了。

“那我可要小心了,娶回家发现是个醋坛子可怎么办?”江枫又打趣道。

“你敢不要我?”女人就是这样,原本她并没有和江枫结为夫妇的意思,但是听到他推脱,虽然知道里边有开玩笑的意思,但是还是瞪着眼睛。

“呵呵,我敢嘛,万一姐姐一怒之下把我咔嚓一下变成了太监,那可怎么办?”江枫笑了,继而搂住她的身体说道“其实我想这样一辈子抱着姐姐,姐姐,这辈子你就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你,你也别想逃脱我的手心,我要定你了!”

听到江枫的话中包含着浓浓的情意,段元霞把脑袋枕在他的胸膛上说道“小混蛋,虽然知道你是在骗我,我还是很高兴,就你把姐姐当成请选择宝了,像姐姐这种残花败柳之身怎么能够配得上你呢,就你把姐姐当作宝贝,别人还看不上呢,我已经嫁过人了,怎么能够配得上你,你现在还小,等将来一定会有许多女人,恐怕心中早就没有了姐姐,到时候只要你能偶尔想起姐姐,我心中就满足了”

等他们赶到金陵的时候,寒梅阁的人都快急疯了,从接到飞鸽传书开始已经有五日了,段元霞竟然还没有赶到,沿途一点消息都没有,都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

因此当他们二人出现的时候,段家的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段元庆满脸的络腮胡子,从外表上看和他妹妹没有任何相像之处,这让江枫忍不住的产生怀疑,是不是寒梅阁上一代阁主被人带了绿帽子,不过从段元庆精光闪动的目光中,江枫也可以看出这个人不简单,想想也对,能够当上家主的哪个又是简单人物呢。

在江枫打量他的时候,段元庆也在打量着江枫,听了妹妹简单的叙述,让他心中的疑问解决了几分,不过他本能的怀疑江枫出现的时请选择机,怎么会恰好路过呢,可是从他的外表又看不出任何异常,更何况来人的功夫连三流都算不上,他心中立刻轻视了几分,只是打算派人暗中观察几天看看。

这一切不过是瞬间的事情,表面上段元庆这只老狐狸还是面上带着豪爽的笑容说道“多谢江公子了,舍妹这次如果不是江公子相救,落入山贼之手恐怕后果不堪设想,江公子既然到处游历,反正左右无事,不如就在寒梅阁多住几天,让我们好好招待一番?”

“这个这个”江枫显得吞吞吐吐,眼睛不时偷偷瞄向段元霞,似乎包含着许多意味。

“江公子不必推辞,就这样吧,我让下人在侧院收拾一间屋子,江公子先住下,以后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段元庆看他迟疑的模样,怀疑心更重,更不能让他走了。

等江枫离去,段元庆才详细询问起这次发生的事情,听完后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你也是老江湖了,怎么着了几个山贼的道,传出去还不让人把咱们段家笑话死?”

“大哥,我怎么知道一个农家会有这么多手段,更何况那软骨散和平常的不同,无色无味一般的山贼怎么会有这种东西?”段元霞也是聪慧之人,立刻想到了这个疑点,“这么高明的软骨散在江湖上以前从未听闻,我害怕是唐家传出来的请选择”

“你怀疑是唐家?”段元庆的目光一闪。

“嗯,出了唐门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门派会把软骨散制作的这么厉害,竟然让吴老大这样的人物也着了道”段元霞仔细的分析。

“是呀,一般的门派没有这样的实力和精力”段元庆也开口赞同,江湖的主流还是以武力为尊的,只有像唐门这样的异类才专心研究暗器和毒药,他们做出这样的推测也是合情合理。

请选择

“那这个少年是唐家”段元庆又询问道,他发现这个少年虽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但是却又个人一种很让人猜疑的感觉。

“不是”段元霞突然打断他的话,继而又发现自己过于敏感了,才讷讷的说道“我在路上试探过了他好几次,他根本不会说川中的话语,而且我故意提到的地方他根本不知道,他只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小子,跟我来是另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救了我之后”段元霞把江浩仰慕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隐瞒了她已经和江枫数次苟合的事实,“泗水帮虽然是一个小帮派,但是如果我们能够通过他和泗水帮结盟,或许能够把势力推进到湖北。”

“原来如此”段元庆本能的相信了妹妹的话,毕竟他这个妹妹还未出嫁的时候已经芳名远播,那个时候经常有青年才俊借故住在段家,直到段元霞出嫁后,这些人才来的少了一些,“你现在什么身份不一样了,也要小心一些,别让人引起误会,至请选择于泗水帮的事儿,让我再考虑一下。目前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唐门身上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主意,现在唐寅在江南可是很高调呀看来唐门进入江南是势在必行了,按理说我们和唐门的利益冲突并不大,他们为什么会对你下手呢,真是令人费解。”

“哥哥,你难道忘记了唐南风他对我们段家可是恨之入骨。”段元霞说的是当年段元庆和唐南风争娶叶小彤的事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