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121(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117章荡驯奴计划

凝视着燕璃故作恭谨镇定的模样,闫玉书不断思考着自身对于这个女人的情感。

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面利用绝对占了最大的部分,她是他费尽心血才找到的续命解药。再来就是好奇,他想知道让冷心冷情如燕掣,被这样的男人痴恋着的女人到底有何不同之处。之前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见到了隐约能够了解了

就算目前还不清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情愫,但欲望的天早就蓄势待发了。这个女人无疑是美丽的,无需摆出妖娇蛊惑的姿态,浑然天成的娇俏妩媚就让他无法视而不见。

看上去闫玉书似乎面无表情,其实打她一进来,他的注意力就不曾从她身上转移。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目光已经透过衣衫直入娇躯,把那浑圆饱满的酥和纤细的腰身看了个遍儿。

只不过这女人的子有些难搞,不但狡猾机警而且还善于伪装。别看她现在是一副服帖的模样,保不准在心底怎么数落自己。他可是没有漏看她眼底的倔强,外表多娇妩媚却又桀骜难驯,在交的时候可以无所顾忌地浪荡呻吟达到高潮,可也仅仅是在床上。

可他决定了管她是真情也好假意也罢,心底非要她不可的念头都不会因此有所波动。不论她是野难驯的带刺玫瑰还是工于心计的蛇蝎美人,只要能让他产生的执念,让他有兴趣,就绝不会放手。

燕璃怎么想的这不重要,反正她接下来的日子都必须与他牵绊在一起,她不仅是他的解药,还是他的女人,他自信只要用些手段,没有女人能拒绝自己的宠爱,就算是现在心口不一的她也不例外

“你过来~~~”要是他不主动开口,这女人有可能一直站到明早上不发出动静,只不过她相当隐形人,也要看他成不成全,答桉绝对是否定的。

该来的终于来了,暗暗咬了咬牙,燕璃眼角瞄向那倚在榻上表情慵懒的男人,盈盈衣袖里握拳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放,在深呼吸数下后才平静地应了。

“是。”

看着那张低眉顺眼的脸儿,闫玉书也不去点破,而是自榻上坐起身,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过来“来,坐到这边,让本座好好地看看你。”

果然如白龙王说的那般,真正契合的解药在合体之后,仅仅是这样嗅着她身上的味儿都能让他的欲望急切地抬了头。他从来都不喜欢压抑渴望,既然想要她自然就不会一直坐以待毙,骤然而至的拉拽轻松地让女体倒在了身上,探出两修长的手指,顺着轻软罗裳来到她因为猝不及防而贴着他膛的雪白颈项上,从指间传来的美好触感让他唇边泛起满意的笑痕。

“准备好了么,本座等不及想看你风骚荡的模样了”

听着这直白邪的话,燕璃脖颈处的寒毛倏地立了起来,无法挣脱之下只能僵硬着身体任由男人轻薄。

怀中的人儿没有想象之中的炸毛,这倒让闫玉书有些讶异,环在纤腰上的手缓缓松开,长指勾起她致的下巴,渐渐放大的邪美俊脸对上澹然的娇颜。

倒要瞧瞧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分明看清了那与之对视的瞳眸中是恨恨压抑着的倔强,男人的黑眸慢慢变得深沉,这正是他欲被挑起时极致亢奋才有的眸色。

“你是头一个对本座不假辞色的女人,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蹂躏人的心。所以,你最好把心守好了”入骨般勾魂的声音从男人的嘴中溢出来,轻巧飘忽的软语倾吐的彷佛是心编制好却淬有剧毒的迷网,让人坠入其中无法自拔。

“把心守好了”

这个男人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就算她承认他的确有让许多女人趋之若鹜的资本,却并不代表所有的女人都会喜欢一个如此自负的男人。

“没错。”

闫玉书干脆带着她一同躺在软枕上,两人面对面,带着霸气地在她耳边轻语“我要征服你,让你的心归顺于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你的身子离不开我,整天只想着让我怎么肏你才好。”

咬了咬那莹润巧的下巴,他大方的将驯服计划告知。

分不清是恼羞这男人的狂妄自大,还是被他的无耻下流给煞到,白皙的脸蛋儿上绯红立刻晕染开来,像极了煮熟的虾子。燕璃开始想起前些日子里,自己是如何与这男人亲密交欢,心中恨极了男人的恬不知耻。

“若不是你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我才、才不会”卑鄙的家伙,要不是他用那可怖的白蛇来吓唬,她又怎么会就范,同他做那样荡的事情。

“咱们走着瞧,任你现在如何抵触,一旦等你的身子痴恋上本座,迟早会把一颗心双手奉上。”

他的语气满含着不可一世的桀骜。

“早晚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待在我身边,那个时候你就会为自己曾经的不识时务付出代价”

言罢,放肆的大手顺着她的颈子向上,揉抚起红润如花瓣的双唇,眼神灼灼,言之凿凿。

燕璃还来不及有别的反应,只觉得自腰间骤然而至的紧迫感,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清凉。届时反应过来身上的衣衫已经被男人剥了个大概,只留有最最贴身的轻薄亵衣松松垮垮地系着。

仅仅这样当然不能让男人停手,大手一左一右捧起美,分别用么指按住尖来回摩挲,将粉嫩搓弄成诱人的绯色。因常年习武而变得砺的手指将紧紧掌控着,他故意让手指用着渐渐加大却并不过分的力道虐着饱满滑腻的儿,每一次的揉搓都伴随着对尖的蹂躏,反观燕璃竟也会从一开始地惊愕转变到之后地渐渐顺从,虽然还谈不上迎合,但这样的结果倒也让闫玉书觉着满意。

来日方长,他势必要让这倔强的女人尝到交媾的妙处后,将一颗真心奉上。

第118章小奴

明明是自己的子,却被男人含在嘴里咂巴着品尝,被男人舌头贴着的温热湿滑触感让燕璃觉得既羞耻又诡异,因为她惊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并不讨厌这样的碰触。

被自己的渐渐沦陷弄得有些无地自容,内心的挣扎让她不由得瞪上了前兀自作恶的罪魁祸首。似乎是她刀子似的眼神有了成效,先前还径自沉溺于玩弄中的闫玉书也抬起了脸,将她明明开始享受却还要挣扎的神色瞧在眼里,情欲被唤醒的媚态糅合着子中的倔强恰似一朵娇艳欲滴的带刺玫瑰,非但不会将采花的人逼退,反而会更加激起男人采撷征服的斗志。

眼看着自己被蹂躏成艳红色的头随着男人不住吸吮齧咬的动作在他唇齿间进出,靡的视觉刺激和内心的骚动让燕璃一阵恍惚,看他的样子是那样的津津有味,难道自己的子真的有那么好吃么

抗拒的心思不知不觉被抛到九霄云外,此刻燕璃脑海中尽是些旖旎的遐思翻飞着,毫无所觉地被男人的挑逗给惑乱了心神。

既然他喜欢,多给他尝尝也无妨因为子被他吃着的感觉很舒服,虽然有时候咬得狠了会有些疼,但她还是很喜欢的。

浪荡的念头占据了整个思绪,燕璃情不自禁挺起膛将子主动地贴往男人的唇舌,只想着怎么做才能让自己更舒服,怎么快活怎么来,其他的同现在相比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啊哈要”

无措地索需着,脑海中的思绪愈加的混沌,只知道此刻除了面前的男人再也没有人能让她快乐。

恬美的容颜在色欲的浸下愈发地媚,身子化作了妖娆的藤蔓只能攀附在男人身上,纤细温润的玉臂服帖在男人熟铁般炽热有力的刚硬躯体,欲望的骚动让她只想贴近他、再贴近些。

将她意乱情迷的娇媚模样尽收眼底,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玩弄这小女人,闫玉书还是被她的媚色撩得色欲躁动,先暂停了对丰润的享用,抬头攫获住娇嫩的唇瓣。

“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恨不得将你整个生吞了,不止想奸你的,连你的灵魂都想一并奸了”

霸道的舌头化作了张狂的巨蟒缠绕着她的,死命地痴缠着直到粉嫩的樱唇亮出了被津打湿的靡水光才作罢。

男人毫不遮掩的色欲宣言就是神智混沌的燕璃也觉得太过荡,可体内的荡细胞却喜欢得紧,很快就用更加亲密的肢体缠绕做出了回应,满含着春情的水眸直愣愣地与男人对视,先前的愤恨抵触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流转的媚色

果然,只有带刺的玫瑰才值得他费心采撷,也只有她才能让他费如此大的功夫伺候,要是换做其他女人哪个不是眼巴巴地粘上来任他玩,就像宽衣解带这种事哪里轮得到自己动手虽然是这么想,闫玉书却是全无不悦地解尽衣衫。

不知何时被放倒在榻上的人儿在看见男人解衣的动作后喘息更甚,蒙上水雾的眸儿对上伟岸的男身躯,思绪也随着他脱衣的动作从坚实的膛滑到紧实的髋部,最后来到了胯间的硬挺处

怎么会这么热呀,也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笃定的念头只有眼前的男人才能解了她身体的难耐,才能解了她身体里不知名的饥渴,隐隐想到接下来会有怎样一番荡情景,“嗯啊”

一声娇软嘤咛伴随着旖旎的遐思自嘴边滑落。

“小奴,还没开始就叫得那么荡,就这么想让本座的了”

气场邪佞的男人就连说着情色荤话一点也不含煳。

“从今往后你只需把本座放在心上,才会让你饥渴的身子得到满足,否则”

他勾起她的下颚,用霸气且色欲眼神看着她氤氲的瞳眸,想让她看清楚眼底的含义。

“放在心上”

虽然心底不知名的角落有一个声音不断发出干扰试图让她警醒,但她的眼睛却不受控制地朝着男人的胯间,几乎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亢奋长的暗红器。

狰狞的既邪恶又张扬,感受到她的注视而变得更加兴奋,在她的目光中越发的硬热坚挺。

“知道你眼前的东西是什么吗,我想听你说出来”

她迷离渴望的眼神让他兴奋,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光是注视就能让他如此硬挺。

她当然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它是男人的器,还可以叫做阳具或者可是这些称呼都好荡,她在犹豫要不要说出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