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內部資料

  • 2018年六合彩開碼結果
  • 幻灯片2
  • 幻灯片3
  • 幻灯片4
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技术中心直接压片
SKILL / 技术中心
CONTACT / 联系我们
  • 销售电话:  023-86041200
  • 售后专线:  023-86041201
  • Q  Q在线:  2282507902
  • 公司传真:  023-86041202
  • 公司网址:  
  • 公司地址:  重庆市渝北区空港新城同盛路109号
直接压片

引言

所有片剂都是通过压制压片机的冲模中两个冲头间的特定固体而制成的。对一个活性成分而言,要制成质量满意的片剂,该处方必须满足三个基本特性:
   
1)该处方的颗粒必须迅速和重现地流人压片机冲模,否则,片重和主药含量的差异会超过允许范围。
   
2)在施加压力时处方颗粒必须黏结,并在压制力除去后仍能保持黏结状态。
   
3)片剂压制完成后必须能从压片机移出而不损伤片剂或压片机。
   
活性成分极少同时具备上述三个基本特性,有的甚至一个特性都不具备。因此,对其进行某些预先处理几乎总是必需的。

片剂制造方法

    有三种片剂制造方法可使片剂处方满足上述基本特性。湿法制粒和直接压片是最重要的,在有些复杂情况下还有干法制粒(也称为预压法或干挤压法)。图1显示了湿法制粒压片和直接压片的分步工艺。
   
显而易见,直接压片过程相对比较简单。
   
至少从理论上讲,压制成的片剂很容易从压片机上迅速移开,处方中的润滑剂消除了片剂与压片机冲模之间的摩擦力。因此,不管哪种制片方法,任何压片处方都含有润滑剂。润滑剂通常是一些脂肪酸的金属盐,如硬脂酸镁。
   
另外两个先决条件——流动性和黏结性,只能由更复杂的技术来获得,实际上,这也是人们为什么设计湿法制粒和干法制粒的理由。
   
作为整个复杂工序的一部分,湿法制粒包括加入液体(通常是水),然后再除去液体,一般是通过蒸发干燥的方法除去。干燥过程不仅需要能源,而且可能造成活性成分的水解,干燥时温度的上升会加剧水解。
   
如果处方中的主要成分如稀释剂有足够好的流动性和可压性,制粒过程就不一定需要,这也是直接压片方法的基础所在。
    20
世纪60年代早期之前,很少有物料具有这些性质。LittleMitchell在他们的《片剂制造》一书中提到氯化钠、溴化钠、氯酸钾、碳酸氢钠、碘化钠、氯化铵、六亚甲基四胺等具有上述性质而不必预先处理。但没有资料明引言确提到直接压片工艺。
   
几乎与此同时,在1962年和1964年,分别出现了两种专门用作片剂稀释剂的材料:喷雾干燥乳糖和微晶纤维素,它们压片前不必预处理,这两种材料可以说是引发了直接压片革命。从此,出现了大量的直接压片稀释剂,本文的后面将回顾这些材料的特性。
   
区别真正的直接压片稀释剂(如赋形剂)与直接压片形式的活性成分是很重要的。有些高剂量药物如阿司匹林、扑热息痛、抗坏血酸,它们可以直接压片,其预处理仅仅是与润滑剂或崩解剂混合。然而,这些物质确切地说是预制粒,因为制粒过程(干法或湿法)在赋形剂制造过程中已经完成。预制粒很可能其本身含有黏合剂,如市售的抗坏血酸与淀粉或羟丙基纤维素预制粒。

    

有大量文献报道直接压片工艺的优越性,1970~2000年,在国际药学文摘索引(International Pharmaceutical Abstracts)上有598篇关于直接压片的文献。据估计,自首次专门用于直接压片的稀释剂出现至今约40年间,世界范围内约有50%的片剂产品采用了直接压片工艺。有人要问为什么直接压片具有如此多明显的优越性,又有大量适用的材料,却没有形成更大的影响?制药工业中固有的保守主义或许是个因素,但不是全部答案。有趣的是,相类似的片剂的薄膜包衣工艺,与直接压片同时出现,现在实际上已取代了糖衣技术。这表示一个新的工艺如果是很大的进步,就会显著地快速进入工业应用领域。

1.湿法制粒工艺:优点和不足

    湿法制粒工艺是传统的片剂制造方法,在制药工业频繁使用,其所需设备和专门知识也可以广泛获得。这种工艺可提高流动性和黏结性,减少粉尘和交叉污染,允许粉末均匀混合。
   
虽然已应用了许多年,也许因此被认为是老式的工艺。但必须记住近几十年来,湿法制粒工艺的本身正发生转变。高速混合制粒机、流动床制粒并干燥、自动化程度的日益提高等使湿法制粒工艺比以往更高效、更经济。
然而,湿法制粒工艺仍然存在着许多先天的缺陷。这些不足包括黏合剂的选择和加入方法,干燥时间和温度对药物稳定性和分布的影响。

2.直接压片工艺:优点和不足

    直接压片工艺最显著的特点是它的简单和由此而来的经济性,设备和工艺步骤大大地减少了,但每个步骤都需要验证。直接压片过程仅需较低的劳动力成本,减少了工艺生产时间,降低了能耗。
   
直接压片一个重要的优点是工艺过程始终是干的状态,不需要干燥步骤,因此避免了与水接触和加温除水的过程,从而降低了活性成分被破坏的风险。
   
直接压片另一个优点是片剂崩解成原来的颗粒,而不是制粒时形成的团状。这样提高了溶出的表面积,可加快药物的溶出速率。
   
直接压片工艺的主要限制在于片剂稀释剂的流动性和可压性。因此,它不能用作药理活性低剂量高的活性成分的处方,否则,必须加入太多稀释剂而导致片剂过大而无法接受。因此,有些活性成分如阿司匹林和扑热息痛,其本身不可用于直接压片,但如前所述,我们经常能获得其预制粒的形式。
   
自相矛盾的是,造成直接压片困难的根本原因之一正是它的工艺简单。直接压片尽管简单,本身也是一个工艺过程,而不是湿法制粒工艺的简化形式。要抓住的关键在于湿法制粒产生了新的原料如颗粒,这些颗粒成分由于渗人大量的黏合剂而掩盖其组分性质的微小变化。这与直接压片结果不同,直接压片中的颗粒每个组分都保持了原来的性质基本未改变。因此,更需要注意批内和批间的均匀性。
   
直接压片过程中还存在处方中活性成分与赋形剂在混合均匀后重新分离的可能性,而湿法制粒中由于黏合剂的作用分离的可能性被大大减少了。分离的主要原因是活性成分与赋形剂粒径不同,最理想的情况是稀释剂的粒径与药物粒径相匹配,但情况经常不是这样。
   
直接压片工艺的简单很明显带来经济上的益处。但同时必须记住:直接压片稀释剂明显比传统稀释剂如a-乳糖一水物要贵得多。
   
在决定是否使用直接压片工艺时还要考虑法规上的事项。从片剂处方的最后确定到上市要好几年时间,在此期间,将进行产品稳定性试验。处方设计者必须确信所选择的直接压片稀释剂在产品上市后的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可得到,否则,修改处方需要时间和费用。很多直接压片稀释剂上市几年后由于缺乏市场渗透而撤出。
   
产品的开发进程伴随着将活性成分制造工艺放大到商业化规模。这也导致活性成分物理性质的变化。如前所述,湿法制粒工艺能承受物理性质的轻微变化带来的影响,而直接压片工艺则不能。
   
由于这些原因,直接压片最广泛地由仿制药(造商采用。在活性成分药物的专利非创新性的)制保护期,就可获得最佳的制造工艺,因此,随后的批与批之间物理性质的变化应该是最小的。

影响选择直接压片稀释剂的因素

    市场可供应的直接压片稀释剂的范围很广,一般来说,改善现有的常用材料的流动性和可压性,满足直接压片要求即可。许多直接压片稀释剂都是小粒子的聚集体,例如,a-乳糖一水物的水混悬物经喷雾干燥得到乳糖的聚集状产品,其流动性和可压性要比原a-乳糖一水物好。第二个例子是a-木纤维的酸水解产生聚集的微晶纤维素颗粒,通过氢键的结合产生黏性,使微晶纤维素片剂有极大的强度。
   
大多数直接压片稀释剂来自于同一制造商,但有些来自于不同制造商。如果有多个来源,它们可能有不同的注册名。例如,微晶纤维素有很多品牌名:Avicel®FMC公司),Emcocel®Edward Mendell公司),Vivacel®J .Rettenmaier公司)。这些品牌的微晶纤维素的化学性质即使不完全相同也基本类似,尤其当纯度和均匀性有药典标准时。然而,不能假定来自不同制造商的微晶纤维素具有相似的物理性质,而这些物理性质恰恰决定其在压片工艺中的性能。
   
每个品牌可能都附有一些促销宜传文献。通常这些文献将产品性能主观描述为卓越的流动性优越的可压性,并只提供该产品的参考数据,因此,有时在两个不同来源的赋形剂之间作比较极其困难。
   
有些作者列出了理想的直接压片稀释剂的性质。然而,必须牢记稀释剂总是某个多成分混合物中的一个组分。至少,稀释剂要与活性成分,多数情况下还有润滑剂一起混合。处方中活性成分的比例越大,稀释剂对片剂性质的影响越小。
   
困扰产品研发人员的困难之一是缺乏有实际意义的测试来评估赋形剂(包括直接压片稀释剂)。这就导致了所谓的功能性测试的开发。一些建议的功能性测试(如粒径、表面积)实际上只是在近似定义的条件下进行的物理测试方法困。测试结果与赋形剂的实际功能之间的关系尚需建立。确立了其间联系后,这些测试的一个更合适的名称可能是功能性相关测试
   
不过,比较有用的是考虑直接压片稀释剂一些有价值的性质和如何测评这些性质。

1.直接压片稀释剂所需的性质

1.1 流动性

    良好的流动性是任何片剂处方的先决条件,它首先是片重均匀性的保证,其次是含量均匀性的保证。流动性可以通过休止角、穿过小孔、使用流通池等方法测量,但测量片重均匀性得到的数据更有意义。处方中加入助流剂可改善流动性。

1.2 易混合不易分层

    活性成分与稀释剂混合成均匀的混合物,是片剂活性成分含量均匀性符合要求的基本保证。如前所述,在直接压片混合物中各组分没有如湿法制粒那样被黏结在一起,所以存在分层的可能。分层的主要原因是混合物中各组分的粒径不同,其次是由于形状、密度等不同川。因此理想状态是活性成分和稀释剂的粒径没有差异。活性成分的粒径被改变到与稀释剂相匹配是不可能的。相反,理想的直接压片稀释剂应该供应不同的粒径。
一个替代方法是用有序混合的概念,即把极细的活性成分颗粒分散到相对大得多的稀释剂颗粒的表面。这只有当药物的药理活性很强,稀释剂在处方中占绝对量时可行。

1.3 压片压力一片剂强度曲线

    这是压片时施加的压力与所得到的片剂物理强度之间的关系。这看来是最重要的数据,但其偏差并不直观,而且对不同研究者的数据作比较很困难。
   
如果这些数据以图的形式表示,以压力或压强为横坐标,除非片剂横断面的尺寸已知,否则在压力与压强之间不能换算。此外,大量的不同的压力或压强单位的采用(表1),使得数据比较更困难,甚至不可能。
   
片剂物理强度通常作为图的纵坐标,采用各种单位(见表1)。同样,这里单位相互转换也极其困难。片剂的破碎强度主要与片剂的大小有关。因此,应该测定与片剂大小无关的强度,因此,片剂张力常按式(1)计算:

Ts=2P/Iidt 1

式中:Ts是片剂张力(Mpa);P为是压碎强度(单位N);d是片剂直径(m);t是片剂厚度(m)。
   
利用这一等式时,预先假定片剂的横断面是圆形的,并且厚度均匀,即为圆柱形。环tt等试图把张力概念引申到非圆柱形片剂中。
即使作出比较常常很困难,但如果使用SI体系的测量单位,难度将大大减小。因此,应该使用米、牛顿、帕斯卡分别作为长度、力、压强的单位。

1 表示片剂强度的压力或压强单位
 

1.4 稀释容量或稀释能力

    据定义,直接压片稀释剂是指与其他组分混合的物料。因此,不仅要测定稀释剂的压力一片剂强度曲线,而且要测定稀释剂与药物的混合物的曲线。直接压片稀释剂的容量是指其他组分与之混合的比例,在此比例下片剂的质量仍能符合要求。所谓的符合要求则取决于对片剂的要求。
   
对于给定的活性成分,对片剂性质的影响大小明显取决于物料的可压性。如果该药物适合于直接压片,这种影响不会大。相反,如果药物难以压制成片,与稀释剂混合时会明显影响片剂的质量。因此,如要可靠测定直接压片稀释剂的容量,应该用标准的物料与之混合,并在标准的条件下压片,这样可建立压力一强度曲线。扑热息痛和维生素C已经用作这样的标准物料。
    Minchom
Armstrong设计了一个定量评估直接压片稀释剂容量的方法,他们采用了原先由MalkowskaKhan介绍的概念。用稀释剂采取一系列不同压力压片,测定片剂强度,得出压力一强度曲线。用同样方法对稀释剂和活性成分的混合物压片,测定片剂强度,得到的曲线如图2所示。


2 直接压片稀释剂容量的计算

    曲线经回归分析拟合为二次方程式,这些等式在限度(本例中压强为100300MPa)之间的积分给出了曲线下的面积。因此,由于加入了活性成分后导致的片剂强度的变化可以从比率B/(A+B)得出。用乳糖和维生素C的混合物进行直接压片后的详细结果见表2。该方法由Habib等进一步发展。
   
绘制压力一强度曲线时,可以通过计算片重均匀性的方法,同时测定活性成分对流动性的影响。

2 直接压片乳糖和维生素C的混合物的压力-强度曲线下面积比
 

1.5 返工

    一批失败的片剂有时可以通过打粉重压,这是人所共知的返工办法,也是干法制粒的方法之一。对于直接压片处方,这有时会引起问题。许多直接压片稀释剂颗粒以聚集的形式存在,如喷雾干燥乳糖,是由包埋在无定形乳糖中的微小乳糖晶体组成。压片时这些聚集体被压迫,其结构被破坏,导致再次压片时影响片剂的质量。
    Malkowska
Khan的用于测定直接压片稀释剂容量的技术,最初是用于描述处方再次压片能力的。参见图2,上面的曲线表示初次压片的片剂强度,下面的曲线表示再次压片的片剂强度。重压指数通过前面所述的计算曲线下面积的比值获得。

1.6 黏结机理

    固体的基本性质是在外力的压迫下黏结成团块。主要有两种黏结机理——破碎机理和变形机理,尽管大多数固体是以一种机理为主的二种机理的混合体。这种机理对片剂的性质有重要影响。
   
压片速度对片剂质量的影响由黏结机理而定。破碎机理可以看作是虚拟的瞬间过程。因此,由破碎机理而黏结的固体对压片速度的影响即使有也很小。另一方面,变形机理是时间依赖性的。发生变形的时间是一定的,如冲模高速运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施加压力。通过改变压片机速度或由相对低速的偏心压片改为高速的旋转压片,可以改变冲模速度。必须强调,关键的参数是冲模的速度而不是生产速度。RobertsRowe引用了一个他们称为张力敏感度(the strain rate sensitivity)的参数。这样,可根据压成片剂的强度与冲模速度的关系对物料分类。RobertRowe对此进行了详细研究,结果见表3,其中许多是直接压片稀释剂。

3 粉末的张力敏感度

这项工作的实际意义见表4。随着冲模转速的提高,磷酸氢钙片的强度仅受微小影响。反之,淀粉片的强度被严重减弱。冲模转速的提高,速度敏感性材料压制成的片剂中的毛细孔增加,造成强度降低。因此在报道有关稀释剂的压片性质时,应说明压片机的类型和运转速度。

4 偏心压片机施加80MPa压力时的片剂强度(Mpa
 

    其次,黏结机理的重要性还反映在稀释剂受润滑剂影响的敏感性。一般来说,硬脂酸镁等润滑剂的加入会导致破碎强度的降低。当稀释剂与润滑剂混合后,每个稀释剂颗粒被极薄的润滑剂膜包裹,这层膜妨碍了稀释剂颗粒之间的黏结。然而,如果破碎是主要的黏结机理,会产生新的不受润滑剂污染的接触界面,颗粒之间的黏结力受影响小得多。因此,润滑剂在稀释剂表面的分布状态,对片剂强度有影响,其影响的程度取决于占主要地位的黏结机理。还有一些因素,如混合器的设计、混合时间和速度以及润滑剂种类、浓度、加入方式等,在任何有关直接压片稀释剂的文献上都应说明。

用于直接压片的片剂稀释剂

    有大量的各种各样的材料用作直接压片稀释剂,关于此文献报道相当多。许多研究报告来源于某种稀释剂的营销组织,或来自于该组织赞助的工作。这些文献显然仅报道与该稀释剂相关的资料和结果。
   
然而,也有一些特别有价值的在大量稀释剂之间作比较的文献。也许对直接压片稀释剂最全面的综述是由BolhuisChowhan发表的,《药用辅料手册》(the Handbook of Pharmaceutical Excipients)上有许多直接压片稀释剂的专论,介绍了这些材料的详细物理性质。
   
直接压片稀释剂经常是对现有的材料进行物理改性,使之具有必要的流动性和可压性。最方便的分类方法是根据材料来源,顾名思义,即:
纤维家及其衍生物;
无机材料;
多元醇;
淀粉及其衍生物;
混合或共处理产品。
5 列出了一些直接压片稀释剂的情况。

5 直接压片稀释剂的商品名和供应商
       

1.纤维素及其衍生物

    1964年用作直接压片稀释剂以来,微晶纤维素已成为最重要的药用赋形剂。它是微晶体组成的聚集体,从a-木纤维素中酸水解分离得到。
当受压时,微晶纤维素颗粒塑性变形,其表面开始以氢键结合。由于微晶纤维家片强度极大,其很高的稀释剂容量足以抵消润滑剂造成的对强度的削弱。事实上,微晶纤维素压片时摩擦系数很低,无需润滑剂。但微晶纤维素的流动性较差,需要加入助流剂。其堆密度也较低。与其他直接压片稀释剂不一样,其粒径范围很宽。
   
微晶纤维素可以从几个不同的来源得到。各种来源的微晶纤维素表现出不同的压片性质,所以,用一个品牌的微晶纤维素代替另一品牌时应谨慎。微晶纤维素具有很强的吸湿性,由于吸湿后的水分使颗粒间的氢键减弱,所以压片后片剂的性质很大程度取决于其水分含量。因此,比较不同品牌的微晶纤维素时,必须考虑到其水分含量。
   
粉末状的纤维素已用于直接压片稀释剂。尽管其形成的片剂很硬,但流动性差、稀释能力小。像微晶纤维素一样,纤维素也有一些自我润滑性质,但通常必需加入润滑剂,造成片剂强度明显减弱。
硅化微晶纤维素是微晶纤维素与2%微粉硅胶的共处理混合物。与微晶纤维素自身相比,其流动性和黏合性有了较大的提高。

2.无机材料

    最广泛用作直接压片稀释剂的无机材料是磷酸钙。它有几种形式,但未打粉的磷酸氢钙二水物(CaHPO4•2H2O)是最常用的。它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和黏合性,黏合性主要是由于磷酸氢钙粉碎成粉末盐黏结产生的。因此,尽管必须加入润滑剂,但片剂的强度减弱很少。在相对湿度达80%的情况下磷酸氢钙二水物仍不吸湿,由于具有亲水性,它在水中可迅速被水渗透。尽管如此,由于其几乎是不溶于水中的,一般情况下不会崩解。然而,磷酸氢钙二水物会溶解在酸性介质中,如胃酸。
   
磷酸氢钙二水物相当容易失去结合水,由此会影响含有该辅料的产品的稳定性。
   
无水的磷酸氢钙和磷酸钙也可用于直接压片。后者实际上是磷酸的钙盐混合物,包括正磷酸钙[Ca3(PO4)2]和羟磷灰石[Ca5(OH)(PO4)3]。磷酸的钙盐的制备和性质由CarstensenErtell进行了综述,其压片时的性质则由BryanMcAllister进行了研究。
硫酸钙也可用作直接压片稀释剂。

3.多元醇

    有几种固体多羟基化合物通常在一些物理改性后可被用作直接压片稀释剂。大多数这样的多羟基化合物来自于天然物质,但常通过糖基分子经氢化而得到。一些聚合物的性质,以及乳糖和蔗糖的比较资料都列于表6中。

6 一些多元醉的性质
 

3.1 山梨醇

山梨醇可能是片剂制造中使用最普通的多元醇。它易溶于水,能产生很大的片剂强度。其在溶解时吸收热量,可在口腔中产生清凉的感觉,这使其在咀嚼片和无糖的糖果中特别有用。此外,大多数多元醇是不生龋齿的,这增加了其在此领域的使用。本品易吸湿,当暴露在相对湿度超过%的环境下时,水分含量明显提高,从而降低了其流动性。在很高的湿度下,山梨醇吸收足够的水分而溶解。
山梨醇有四种晶型存在。GuyotHermann等比较了11种商业化的山梨醇,发现了四种晶型中的三种。其中,γ-山梨醇是最有用的片剂稀释剂。制造方法影响到压片性质,其区别起因于不同的粒型和表面性质。作为直接压片稀释剂的各种喷雾干燥的山梨醇,据说克服了不同晶型带来的问题。

3 .2 甘露醇

    甘露醇是山梨醇的异构体,与后者一样,可产生负的溶解热,在咀嚼片和糖锭中是特别有用的赋形剂。甘露醇比山梨醇吸湿性小,在水中的溶解度是山梨醇的1/10。甘露醇与山梨醇一样也有多晶型,导致形成片剂的能力不同。然而,未经改性的甘露醇由于流动性和黏结性差不能用于直接压片。很宽范围粒径的甘礴醇都可用于直接压片,据说可得到性能优良的片剂。

3.3 乳糖醇和木糖醇

    此二者都是商品化的用于直接压片的材料,具有优良的流动性和黏结性。乳糖醇是微晶聚集的水制颗粒。木糖醇也有类似的形式,对于木糖醇而言,也有与聚葡萄糖或者羧甲基纤维素预制粒的产品。两种材料都是高度水溶性的,均可产生负的溶解热。

4.淀粉及其衍生物

    淀粉是使用极其广泛的片剂赋形剂,但其天然形态不具备片剂稀释剂所需要的流动性和黏结性。由于其为高弹性的成分,淀粉的主要黏结机理是变形。另外,淀粉还显示出高度的润滑剂敏感性。
   
预胶化淀粉,经常提及的是Starch 1500®,含有80%未改性淀粉、5%直链淀粉和15%支链淀粉。尽管一直被描述为直接压片稀释剂,但其压成的片剂显示出较低的物理强度,在片剂处方中主要用作崩解剂。预胶化淀粉保持了天然淀粉的崩解性能,而没有天然淀粉对流动性和片剂强度的负面影响。

5.糖类

5.1 乳糖

    乳糖是天然存在的含有一个半乳糖单元和一个葡萄糖单元的二糖。它是所有哺乳动物的乳汁成分之一,但商业化生产则来自牛乳,通常是乳酪工业的副产品。乳糖存在二种同质异构形式,α-乳糖和汁乳糖,以结晶或无定形形式存在。结晶性的α-乳糖有一水物和无水物形式。β-乳糖仅有无水物形式。结晶温度是决定存在形式的主要因素。
   
尽管结晶性α-乳糖一水物是最普通的片剂稀释剂,其通常用于制粒处方而不是直接压片处方。如果没有预处理,其流动性和黏结性都不能产生性质优良的片剂。通过流化床造粒,无定形乳糖被转变成α-乳糖一水物的聚集体,因而提高了其黏结性。该产品实际上不含无定形乳糖。
喷雾干燥乳糖是第一个采用的直接压片稀释剂,在片剂技术中产生了很大影响,至今仍广泛使用。将乳糖的水混悬体喷雾干燥,得到主要成分为结晶性α-乳糖一水物(80%)的与无定形乳糖(20%)的混合物。喷雾干燥乳糖由于其球形聚集体而显示出优异的流动性。然而,其压成的片剂强度有限,稀释剂能力较低。因此,一般其在片剂中的用量较大。破碎是其主要黏结机理,故片剂强度受润滑剂影响不大。来自不同制造商的喷雾干燥乳糖区别不大。对大量不同来源的喷雾干燥乳糖所作的比较结果由WhitemanYarwood发表。
无水乳糖主要是无水β-乳糖,但可以有多达25%的无水α-乳糖。无水乳糖由细微的晶体聚集组成,通过α-乳糖一水物旋转干燥制得。无水乳糖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在片剂硬度方面优于其他乳糖产品。无水β-乳糖远比α-异构体更易溶于水,其压成片剂后崩解时间的延长归因于旋转干燥产品中无水α-乳糖的存在。
无水α-乳糖可由α-乳糖一水物加热脱水或化学脱水而制得。在此过程中,无水α-乳糖颗粒从单晶体向聚集体转变。产品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和黏合性,但压成片剂后溶出较慢是其应用的主要限制。

5.2 蔗糖

    这是一种从蔬菜中得到的非还原二糖,是使用广泛的药用赋形剂.由于其吸湿性比乳糖大得多,在固体制剂中较少使用。纯蔗糖的可压性较差,但其形态改性后可用于直接压片。改性后的蔗糖统称为可压性糖,根据其来源主要包括淀粉、麦芽糊精或转化食糖,及润滑剂。有人比较了几种不同类型的可压性糖。因差别较大,在片剂处方中用量少但明显起了主要的作用。由于蔗糖的溶解性极大,可压性糖经常用于糖锭和咀嚼片中,片剂趋向于溶解而不是崩解。

5.3 葡萄糖和葡聚糖类

    葡萄糖本身不能直接压片,然而,一个主要成分是葡萄糖喷雾结晶的产品可用于直接压片。这就是葡聚糖,是由淀粉经部分水解而得。它由90%的葡萄糖、约5%的麦芽糖和多聚糖组成。尽管葡聚糖的含水物和无水物都有介绍,但仅前者市场上可得到。葡萄糖可任意溶解,具有很高的吸湿性,因此在高湿度环境下不便使用。由于其味甜和溶解时吸热,常推荐用于咀嚼片。

6.混合物和共处理产品

    尽管已有大量的直接压片稀释剂,但没有一个是理想的。例如,喷雾干燥乳糖流动性好但片剂强度差,反之,微晶纤维素流动性差但片剂强度极高。因此,考虑结合各组分的优点而克服其不足是可以理解的。
   
混合物的可压性质已由Fell综述过了,他认为混合物压成的片剂性质,很少可以通过混合物中各组分单独的性质来预测。不过,仍取得了一些成果。
近几年,上市了大量的共处理赋形剂组合物,无庸置疑,这些混合物比各组分的物理混合更优越。如乳糖和聚维酮的混合物,纤维素和乳糖的混合物,无水乳糖和无水乳糖醇的混合物。这种方式的缺点是相关的组分比例是固定的,而这样的混合物不一定是最佳组合。